Untitled

晚餐後,一個人站在洗碗槽前洗碗,另一個人就拿著一條廚房手巾接過溼漉漉的碗盤擦乾抹淨,半著說笑聲,隨手把乾淨的碗盤放進碗櫃,這樣的情景似乎比較常在老外的廚房裡上演。外國媽媽的廚房總是有一整個抽屜的廚房手巾,古董或是新貨,媽媽給的奶奶傳的,刺繡的手織的,棉的亞麻的苧麻的,各式花樣,五顏六色。

總覺得Kitchen Towel廚房手巾是廚房裡的無名英雄。廚房手巾絕不是廚房裡第一個需要像是爐子鍋子等的器具,但是少了她卻又是左支右絀,無法在廚房大展身手一番。可以用來擦手,擦盤子,抹檯面,當隔熱墊,拿熱鍋子,包麵包。美麗的一塊廚房手巾,還是妝點廚房的小秘密,掛上一條不同顏色,不同花樣的廚房手巾在牆上,尋常日子裡一成不變的廚房,馬上搖身一變多了種風格。

我不諱言我對廚房手巾瘋狂。逛跳蚤市場或是假日逛garage sale,各式各樣的織品好像有無形的魔力招喚我,也收藏了不少古董廚房手巾。日本知名亞麻生活織品Fog Linen Works也收集了不少,但是怎麼樣都比不上一條用織布機,梭子來來去去手織的一條廚房手巾。

Kitchen Towel對許許多多的weaver織布的人(我可以稱自己為織女,但我還認識不少男性的織布人,織女稱號在他們身上就不適用了),是個小調劑,總是喜歡在不同的織布計畫當中穿插著廚房手巾。織布人之間也有一年一度交換廚房手巾的活動,當然前提是要自己織的!

我喜歡純麻的廚房手巾,純麻吸水性透氣性絕佳,不過在現在純麻線的價錢可一點都不親民。棉質的吸水性差了點,卻是異常的耐洗,越洗越柔軟,越洗越吸水,都是要靠時間來成就。這次織的廚房手巾用了瑞士棉麻混訪的Cottolin線,60%的棉混40%的麻,兩者的優點都兼具,觸感柔軟,也迫不及待的在廚房啟用,厚實的手感很實在的感覺。

兩個不同的系列,一個是叫Huck-a-buck的古老瑞士織布的圖案,到今天依然是一個熱門的廚房手巾圖案,方格與平織交錯,增加了手巾與碗盤的摩擦,也更吸水更好擦拭。另一個則是twill斜織的變化,Harnesses123432143234交叉變化衍生出來的菱織,又稱為Bird’s eyes的圖案。邊緣分別配上不同顏色的線,每一條都是獨一無二,有自己的樣子。

預告一下,這批廚房手巾很快就會抵達心地Kōgōsei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