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固定傍晚時分,週六晚上,王伯伯王媽媽的小屋。

最少四人,人數可多達12人,這是我們不用約定的聚會。

通常是主菜是王伯伯一手負責,有時候是炸醬麵有時候是大滷麵,有時候是蔥油餅,有時候是包子饅頭。王伯伯的包子從和麵發麵,打山豬肉餡兒,從無到有全部自己來,一顆一顆個頭一個樣兒,圓圓胖胖上頭一個洞,蒸籠蓋一開,從白花花的蒸汽中露臉,馬上伸手抓一個來吃!王媽媽總是在一旁說,”他的麵食是我教他的,他們上海人哪懂得麵食,我們山西人才是吃麵的”。而我們呢,只需要負責青菜,各樣蔬食類,補充點纖維。

王伯伯93歲了,一頭白髮閃閃,下巴上的銀白鬍鬚已經可以用手捻鬚。王媽媽總是稱呼王伯伯”我們家老先生”,而他則是”太太,太太”的叫著王媽媽。他種菜,畫畫,寫詩,燒飯;對於天文地理自有一套理論,關心天下大事,海峽兩岸準時收看。年輕時跟著國民黨軍隊四處打仗,落腳台灣,又離開台灣,一離開就是40年,從沒回去過。

他寫詩寫了60年,從30歲寫到90歲,好幾本筆記本密密麻麻。寫生活,寫親人,寫朋友,寫景,寫情,寫畫,寫年歲。他決定書名要用”自言自語”,反正”本來就是給自個兒看的,也沒想到要集結成冊”。

但寫給自己看的最是敲到人的心理,是吧?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這本小書斷斷續續作了一年,書封面決定用王伯伯的畫,畫的是大島北方的山谷。2013年結束前,終於把王伯伯的詩集”自言自語”出版,算是完成了一個去年的心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