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約莫是去年吧,記得看著柯裕棻的散文,心理突然覺得失去了季節給我的驚喜。

這裡不像紐約,一年四季,分的清清楚楚,仇人似的。春天就等著布魯克林植物園的櫻花狂妄的盛開,好友相約櫻花樹下野餐;夏天就穿著露肩洋裝等著公園裡一場又一場的露天音樂會,收集紐約附近每個海灘;秋天等著中央公園從綠色轉成深深淺淺的大地色;冬天,大衣圍巾手套帽子靴子,下雪時的寧靜是最讓人著迷的時刻。

人們總用”endless summer”來形容夏威夷,過不完的夏天,無窮無盡的夏天,隨便你過的夏天,聽起來好青春啊。我說不在這裡生活的人還真不知道這裡也是有四季之分,冬天/乾季/大浪,春天/雨季/無浪;雨季也不像台灣的梅雨,濕濕答答沒日沒夜的下,這裡一天下個一場,下午下或是晚上下,乾脆得很,早上起來又是陽光普照。忘了誰講過,夏威夷的天氣真是好,就是個不冷也不熱的天氣。只是這四季還是有溫度分別,相差個華式五度,別罵我,海裡游泳華式五度可是有天壤之別的。

直到自己有塊地,開始知道果樹也是要按著四季的循環生長,即使這裡的四季這麼的不鮮明。三月乾季後的第一場大雨,咖啡樹就開了花,咖啡樹的枝子上都開了小小的白花,整個Kona放眼望去都灑上了一層白色,這裡的人們叫”Kona snow”,短短兩三天,小白花枯萎,小小綠綠的咖啡果實開始出現。院子裡的幾棵芒果從春天開始開花,就看著她花謝出現小小的芒果,再看著她由綠轉黃變紅,每天都有芒果可吃好幸福,只是別吃到芒果中毒就是。今年島上的荔枝盛產,從大島東邊的Hilo開始豐收,路邊隨處可見大大的牌子寫著”LYCHEE”,後車廂一開大冰桶一擺,露營椅一放洋傘一架,不折不扣的”產地直送,自家生產”;院子裡的荔枝還綠綠直挺挺的”站”在樹上,看來要等她紅通通的垂下還要一陣子;好幾年沒吃荔枝,以前在紐約中國城看到的荔枝總是乾乾小小黑黑的,讓人提不起興趣下手;那天買了一袋,好大好肥皮又紅的粉嫩,撥開一吃,小時候在台灣吃荔枝的回憶全都回來了,喜孜孜的動手做了lychee sorbet,奶白色的sorbet,突然覺得好奢侈阿!

但是果樹也不是那麼的乖乖照著四季規則。我們都笑說這裡都果樹都瘋了,冬末春初豐收的紅毛丹,樹的一邊還垂著紅通通的毛毛果實,另一頭就開始冒芽開花,精力十足不用休息似的。柑桔類不是冬天的水果嗎?一旁的橘子樹,現在上面正掛滿了橘子,夏天了還有橘子吃。酪梨更是不用說,一年到頭,總是結實壘壘。百香果也個好養的孩子,靜靜的攀附在院子一角,野生似的完全不用理她,直到有天發現他每節肢幹都垂滿像聖誕吊飾般的黃色果實,再過幾天走近一看,地上已經掉了好些百香果,好多都已經被鳥啄開吃掉了。

這裡的人們習慣互贈菜苗樹苗魚苗蔬菜水果,你給我青菜我給你水果。這裡的人常說,夏威夷不用買植物的,要什麼去人家家裡剪一支來插就行,要果樹,就找有果樹的人家接枝也可以。那天拿了家裡的芒果,和朋友換了一籃的蔬菜,大甜菜兩顆、茄子四個、小黃瓜三條、一大把parsley、一大把甜蘿勒、滿滿一手的小辣椒。去游泳的海邊,有個community garden, 種了滿滿的各式青菜,那是給大家的,要什麼就去採,家裡有多的也拿去大家一起分享,這夏威夷的”aloha spiri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