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開始織布之前,完全沒有想過織布這個活動是要經過縝密的計畫的。於是貪心如我,又硬是積了一堆想織的pattern, 積了一箱沒用的線,越疊越高的編織書籍。於是要開始一個新的project之前,又想要買更多的線。不同的材質,不同的租細,不同的顏色,3x3x3,於是乎就成了一個無底洞,也難怪一些老資歷的weaver,他們的”線庫”可以裝滿一個車庫!

試了M’s & O’s這個pattern,用手邊上次織給媽媽table runner剩下棉麻混紡Cottonlin的線。手邊有個小靠枕,想要織塊布來讓他改頭換面。順便織了塊table runner, 又拿了不同顏色的線來亂玩一通。

warp and waft:22/2 cottolin
sett: 24 epi
reed: 12 dent

結果呢?好看極了! 非常有vintage modern的感覺。覺得M’s & O’s很適合做窗簾,或許下次sett鬆一點,圖案就會圓一點,想像陽光透過M’s & O’s的洞射進室內,又多了一個project。

有種懷舊氣味芥末黃和淺灰色的runner放在桌上。

前陣子忽然和大學死黨們又開始熱絡的聯繫,這些人阿,畢業後也沒見過幾次,更沒有全部的人聚在一起過,每個人跟別佔領了一塊大陸,卻都被海洋分隔。其實長久以來這些人都有e-mail不是嗎?我們何必都被msn或是facebook制約了呢?許久沒聯絡,每個人都經歷了各種人生的難處,看e-mail看的鼻酸,又心疼這些曾經一同在山上經歷過那麼多的人,現在又正在世界不同的角落經歷不同遭遇。每個人一來一往的”reply all”,好像又回到大學時在我們之間傳來傳去的小筆記簿。

最近成了being lili的忠實讀者,Lili是一個讓人驚奇的老奶奶,她身上藏了好多故事。她88歲,是這邊一個朋友的媽媽,第二代的日裔美人。她在5歲的時候跟爸爸回到日本,因為爸爸生病了,他想要死在日本,在Lili9歲的時候爸爸過世了,她留在日本讀書直到17歲才回到美國和家人團聚。每次聚會的時候,Lili總是從她樓下的小公寓端上她親手準備的菜餚,而她的甜點總是大家最期待的晚餐句點。晚餐結束,她又會輕聲的跟大家說再見,說她要回到她入迷的網路世界和居處各處的親人們聯繫。幾個月前,Lili開始blogging, yes, at the age of 88, 她寫她在日本的時光﹔她的爸爸﹔她的媽媽﹔她的兄弟﹔她在珍珠港事件後日裔美人集中營的日子﹔她的先生﹔她的小孩,她身邊親愛的人的點點滴滴。我完完全全被吸引,尤其是她寫她的孩子們,我往往看的心理情緒激動澎湃,每天都在期待她新的故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