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photo by Jeremy Chien

今天早上一游出岸邊沒多遠,一隻manta就在眼前出現,今天早晨陽光還被雲層遮著,海面下是一片灰藍,透過面鏡像極了電影淡入的一個鏡頭。

是一隻baby manta, 不大,大約一點五公尺寬,從來沒在這麼淺的地方看到manta, 珊瑚在四五公尺深的海底,他也不像晚上看到他們時的活耀,拍動著兩翼翻滾著,就飄在那兒,一隻黃色紫色的wrasse在他的大嘴巴裡游進游出幫他洗澡。回程的時候又看到一隻巨大的ulua,不像平日閃爍著鮮豔的藍色斑點,倒是沈沈的墨黑色狀從眼前游了過去,平日兇狠的臉更加詭異。回來查了資料才知道,ulua在覓食的時候皮膚表層會迅速的變成黑色,要是有另外一隻ulua游進這個領域,黑色的ulua便會去撞新到的這隻要他滾遠一點,通常變黑的ulua的是在盯著他們的獵物,可能是一條縵魚或是其他魚類,其他的ulua看到這隻黑漆漆的同類,便知道”喔,他現在成戰鬥模式,別跟他爭了”,就默默的遊走。

最近很多鯊魚的消息阿,澳洲一個禮拜三件的鯊魚事件,上個禮拜這邊的一個magic sands beach也因為目擊虎鯊在海面關閉了沙灘。上個禮拜的日常游泳,也看到了鯊魚,兩次!

早就聽聞bay裡有鯊魚,幾次都聽見上岸的人說”喔,我在那邊看到一隻小鯊魚,大約三呎長”,但我從來沒有親眼見過。或許是心理真的不想見著他們,也就不會遇見。那天我們一如往常朝著海灣外的岬角為目標,這個游泳路徑下的珊瑚礁,正是被三月海嘯破壞最嚴重的一個區塊,一大片破碎的珊瑚礁,海底的地形整個改變,出現了許多新的沙地和洞穴。那天在水中,突然聽見Jeremy的大聲嚷嚷,說有隻鯊魚,遲疑了幾秒,”小隻的”,好吧,往回游。往洞穴裡一探,哪是隻小鯊魚!應該有跟我一樣的尺寸吧,他有著深灰色橡膠般的皮膚,清楚的看到她背麒上的白點,是隻whitetip reef shark,一動也不動,靜靜的貼在沙地上睡覺。好吧,你安穩的睡吧,我還是快速的遊走先。哪知兩天後,再度遇見她,這回她換了個洞穴,但依然在睡。

澳洲政府要放餌誘捕咬人的大白鯊,報復的行為對其他的物種有什麼呢?又是一個把人訂的規則加諸於大自然的反應。大海本來就是魚類們的家,從事任何活動都是有危險性的,殺了一隻,海裡面還是有其他的鯊魚,咬人的鯊魚死了,能保證別的鯊魚就一定不會攻擊人類了嗎?何況鯊魚本來就不會主動攻擊人類,人畢竟不是她的食物來源。

很喜歡這樣的晨泳時光。晨泳的那天醒來,會見到海面上的雲朵被剛升起的太陽染成棉花糖一樣撲了粉的橘紅色,一會兒就消失。照例沖了杯kona手沖,帶上還冒著煙的咖啡在manini, 這是我最喜歡的海灣。光線從45度角的斜後方射過來,海浪一波波輕柔的捲進來。每次踏進海裡,岸邊的冷泉把身體的每個毛孔的叫醒,優呼,自由式奮力的游出去。晨泳的時光似乎鋼琴上的調節器,幫一天定下了節奏。

7:37a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