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20110613-021320.jpg

20110613-021238.jpg

六月。
這些年,時序走到這,總是讓人心慌。一年過半,人也又長了一歲。

四月底出的門,預計三個禮拜的行程,這會兒還回不到家。接踵而來的難題,讓人無法消化才結束的Baja的旅行,現在猛然想起那夾雜在荒涼肅殺的沙漠和多種樣貌的Sea of Cortez之中的那一抹屬於墨西哥的桃紅、橙橘、青綠,不禁懷疑我是否真去過那沙漠和海相交的地方。

徽徽生病了,作了超音波、x光、內視鏡,終於確定他得了lymphoma。容易緊張的他,每次帶他出門都害怕的要命,何況要作那麼多檢查,但每天看他東西吃下去就吐,背上的骨頭突的讓人摸得心驚。醫生説在他有生之年他都要吃類固醇和化療的藥,那時候聽到”for the rest of his life”, 我就不行了,他不過11歲啊,台中家的貓都太長壽了,徽徽提醒了我他們已經是senior了呢。

醫生也下令要他們全面換食物,我一向不給他們by-product和含穀膠的貓食,現在更嚴格了,不能吃雞、火雞、牛、各種魚類,只能吃鴨、鹿肉、和兔子。鴨、鹿、兔!sounds so exotic, 感覺上是很享受的貓啊!沒想到還真有些標榜天然的廠牌作鴨鹿兔的貓食,有兩家是紐西蘭的公司。越來越有種感覺,紐西蘭似乎是人間的最後一片淨土。

有點太冷了,我想念夏威夷溫和的大海,六月底還要再飛紐約,這一去又是個未知的單程票。西雅圖的家,這兩個月來從兩個人到三個人再到六個人七個人,然候一個禮拜之內全部的人都走光,只剩我一人、兩隻貓、一間大房子、和三台車,在微涼的西雅圖初夏。

p.s. 出門在外沒有電腦可用,第一次嘗試用iPad blogging,折騰了好久,也許之候只能潑短文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