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首先,我們住在一個奇怪的地方。一個倉庫裡,一個隱藏在倉庫後方的單位。一個依然帶點紐約loft感覺的地方。

你不會把夏威夷和倉庫聯想在一起。這跟電影裡主角走在破敗髒污人孔蓋忽忽冒著白煙,抬腳跨過流浪漢拾階而上,一推開厚重的門是整個開放的空間完全不同。

這裡有橫跨整面牆的窗戶,可以望盡幾百公里遠外的海平面。

以及,一天當中不時有貓兒們來到陽台晃蕩。

隔壁的芭笆拉是個強壯的義大利女人,喜怒永遠擺在臉上,卻是個百分之百的溫柔貓奴,她常笑說自己的陽台是feeding station, 永遠都有貓餅乾或裝滿食物的碗散落在地上,附近的貓似乎也心有靈犀都知道這個倉庫的三樓有東西吃,耳語之間知道沿著倉庫後面的樓梯往上就可以飽餐一頓。她的馬自達MVP是個行動feeding station, 裡頭常放滿了新鮮的水、貓餅乾和乾淨的毛巾,她是當地TNR的一員,每天早晚兩次去附近的一個停車場餵貓。

貓一/
第一次尋著Craiglist約好房東來看房子,一推開前門,一隻黑橘白三色交雜的胖胖母貓大辣辣的趴在陽台正中央曬太陽,房東一開紗門,這貓毫不客氣的首先踏進屋裡,像是帶領我們進家門,跑到最裡面的禢禢米上躺著。是這樣我們馬上愛上了這屋子嗎?正想念著勾勾徽徽的我們竟然找到一間附帶貓的房子,正合我意。

她是Gigi。

據說她是前一個住在這屋子的女生的貓,女生搬回Oregon,再次回來想要帶她走,Gigi卻不想走。她認定了這陽台是她的管區了,我們兩家的陽台是她整天的活動範圍,別的貓白天會去別的地方玩耍,Gigi只守在這,除了下樓去後面的咖啡園裡解決拉撒等民生事務,捕捕獵物,她就是在這陽台上曬太陽睡覺,是一隻行程完全可以被預測的貓。如果說,貓的群居守則是時間制(time share)的那她就是訂下規則的那隻貓。

她是女王。

常常她出現在落地紗窗前,伸爪抓抓門,喵喵兩聲,告知你“我在這兒喔,開門開門”,幫她開了門,馬上直衝單人沙發,後腿一蹬,尾巴一捲抬起腳開始洗澡,沒多久就傳出呼嚕呼嚕,這女王已經進入甜美夢鄉。將近中午抓門,她要進來作白日夢;晚上抓門,她擺明了要進來過夜。只是早上五六點就開始嚶嚶啊啊吵著要出去,還要不情願的起床開門讓這隻大牌貓出去吃。

她也是最兇的一隻,膽子大到可以和狗打架,有時前面人家的大白狗衝上來,別的貓都不知躲到哪去了,只有Gigi會在欄杆後面狂唬牠。只是懶貓如Gigi有時候也是會發狠的嚇嚇你,一次,我們站在停車場邊看夕陽,一轉眼,Gigi竟然已經輕巧的爬上旁邊的木瓜樹上,貓兒爬樹還是第一次看到,結果卡在樹上,進退兩難,難以轉身,只有狼狽的倒退嚕下樹。

貓二/
Kazmo是細長的橘色虎班貓,肚子到腳蓋著漂亮的白毛,背上的虎斑像是數位運算出的對稱圖形。他的一隻眼睛壞掉了,灰撲撲的。他和他的同胎兄弟Jerry幾乎長得一模一樣。Kazmo是隻溫柔的貓,他跟這裡的每隻貓都處的來。他也是隻最害羞的貓,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才讓我碰他。

他白天的位置分配在樓下,我們常看見他背上明顯的斑紋。Kazmo隨時注意後面咖啡園裡的發生的一舉一動,常常看他坐著盯著園裡頭看,一看就是一刻鐘。咖啡園和我們這長了一大片的龜背竹,我們常笑稱在這些龜背竹下有貓生們的貓道。

貓三/
芭芭拉從停車場撿回了這對小兄弟,Kazmo和Jerry,據說貓媽媽生了他們之後就不管這兩隻小兄弟了,於是芭芭拉從香蕉樹叢裡把他們救出來。

我們來之後幾個月,Jerry就到貓天堂去了。那是第一次我嚐到失去這些貓朋友的痛。我還記得那天從我們陽台看到Jerry平躺在他們桌上的景象,風輕輕的吹著他的毛,Gigi揍上去一直舔他,似乎想要把他叫醒…

貓四/
我們管她叫Mia,不過在別的地方她有別的名字,叫Ginger。她是前面人家的貓,一個整天都像呼麻成石頭狀態的音樂家的貓。據說他養貓是為了他房子裡肆虐的老鼠,然而這位老嬉皮卻不相信他要餵飽他的貓,他覺得貓天性就是獵人,貓生們必須為自己的生計打算,也不相信要結紮,採完全自然放任制度。

Mia也是隻黑橘白三色教雜的母貓,卻是少見的長毛貓,黑色佔了她毛色的多數,黑和橘在她臉中間筆直的畫了個直線,讓Mia看起來是個嚴肅的傢伙。長毛騙了人,她其實是隻瘦小的貓媽媽。我喜歡看著她偽裝的胖後腳,從後面看起來像是alpaca的屁股。

每天早上和傍晚,是群貓相聚來芭芭拉門口吃飯的時間,Mia會順道來到我們的門前要點心吃,呵,這是我們收買這些貓生們的方式。如果我們沒發現她,她會靜靜的趴在門口,睜大眼睛往屋裡看;只要你發現她,她就會熱情的喵~一聲,然後快速的轉身往陽台的右側跑去,跳上欄杆,那是她的點心地點。吃完她就會甩著她雞毛撢子般的尾巴從欄杆上走去。

Mia跟每隻貓都處不來,尤其是Gigi,這兩隻貓完全沒辦法處在同一個空間,Gigi女王不讓Mia踏上我們的陽台,一見她就齜牙咧嘴,所以Mia只能在欄杆上活動。有時候對峙累了,一隻趴在欄杆上一隻躺在地上,雙雙閉上眼睡了。啊,真有美好的一天的感覺。

(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