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該正式說再見的時候吧。

今天平靜了些,昨天一想起Butter就忍不住流淚,想不得,也看不得。

星期一整天不見Butter,晚上一想起,心中就浮起一斯不安,躺在床上,硬是把自己的思緒往好的那邊想,想說頑皮的他,也許被鎖在樓下哪一間空蕩蕩的倉庫裡,明早找著他,趕緊餵他大把的treat,一定餓壞了。

然而,隔天早上,迎接我們的不是他從空蕩蕩的倉庫裡衝出來的想像畫面;卻是從馬克口中得知,Butter被撞了,外頭那條死亡公路又帶走了一隻小貓的生命。指了指停車場邊的藍色箱子,Butter在裡頭。

我不敢看。Jeremy去看了,他想要確定那是Butter。“Butter頭低低的,像在睡覺”,他說。

再也見不到橫衝直撞的Butter了。

太快了,這一切都不該發生。Butter才不到6個月大,他還是隻小貓啊。

他來我們這裡也不過兩個月,一隻健康、身材結實、黏人、頑皮、不怕生、天不怕地不怕的咖啡色虎班小公貓。沒有名字,笆笆拉說她手一碰到他,他就開始呼嚕呼嚕呼嚕,像奶油一樣的柔順,於是他有了名字—Butter。妙的是,這裡的每隻貓都接納他。兩個月來他一點一點的長大,身體變長了,健壯的後腿連著緊實的肚子,我們都在猜他會長成一隻英俊的大貓。

他有一點像勾勾,他們有一樣的毛色,他們也一樣的無腦,或許是這樣,Butter馬上贏走我們的心。

我們上樓梯,他會表演特技似的飛快走身邊的扶手,然後在二樓的平台回頭望著你等你,再一起跟在你腳邊走樓梯上樓。抓紗門,表示他想進來,一放他進來,剛開始直衝馬桶,後來我們知道他喜歡喝“一大缸”的水,於是放他進門的第二動作,便是在廚房水槽裝滿一碗水,Butter總是很賞光的一躍而上流理台,大辣辣的喝起水來,常常喝個5分鐘之久,這小子是去哪裡野了,這麼渴。有天晚上在樓下修車,拿水管沖地,水漬在乾的地上慢慢散開,Butter就一直用他的小掌踏著水漬的邊緣,跟著水漬往前走,完全不怕水的還和我搶水管,潑的一身濕,這小子也毫不在意。有時候早上起來,從房裡就看到,Butter和Gigi一貓捲曲在一張椅子上睡著,他也愛窩在陽台一角的氣瓶邊上睡,有時下午想說貓兒都上哪兒去了,一推門,猛不防看見窩在角角邊的睡臉。

和別的貓玩,Butter席地一蹬,垂直跳起;為了抓蟲,四肢腳抓著紗門而上,以為自己是蜥蜴。他還是隻小貓啊。圓圓的眼睛總是露著一股探險家的眼神。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Butter,你看到了什麼跑過對街呢?公路的mauka那一邊好玩嗎?

這會兒,你應該到了一個更棒的地方了吧!

bye bye, my sweet little Butter, by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