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photo by Jeremy Chien

或許你們曾經徒步走過中橫一起在天祥山莊紮營,或許你們在歐陸某一個城市的咖啡廳裡交換了隻字片語,或許你們走過瓦倫西亞一個白色山城一段沿山壁而建的鵝卵石小徑,或許你們在一艘航行在地中海上的船上過了幾天,或許你們一同坐在卡車後廂一路顛頗的拜訪了在那個總是雲霧裊繞的藍山的咖啡園,或許你只是在南美洲一個又一個破敗的車站一直見到同一張面孔,又或許是和你一同爬了四天的山路又經歷日曬低溫又無水可以洗澡一同甘苦的同伴們,….旅途當中相遇又錯身而過的人們,會在你的心裡佔了多大一個位置呢?

旅途因為這些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變的有意思,回家後卻總是把當初旅途中互相感覺到好像有點什麼而留下的連絡方式留在記憶裡,也就一併讓它繼續待在隨身筆記本裡的那一頁,旅程結束,筆記本用完,就是放在書架上等著沾上灰塵。

我或許是天底下最不善於交際的人,更糟的是我是個最不會和別人保持連絡的人,在小時候那個時興交筆友的年代,也斷斷續續有過幾個筆友,但幾封信之後也就石沈大海了,也就永遠的消失在互相的生命當中。旅途中相遇的人們,從郵寄地址、e-mail、ICQ、msn、到今天的facebook,隨著資訊時代連絡方式的更迭,在你的生命中的重量會比較有份量些嗎?

對於facebook,我一向保持若即若離的態度,一段時間我甚至很被動的只有別人加我,我才主動加他成為我的朋友。一年前的祕魯行算是讓我知道了facebook的厲害。

在Cusco人來人往的小巷San Blas旁轉進去兩旁房舍的天井散落著幾個賣手工藝品的小攤,一路逛進去,頂上架著的布棚柔和了高原日照的光束,長長的天井越走越安靜,已經聽不見San Blas的熙攘人聲,我們不約而同被天井最角落的一攤吸引,和其他攤販擺放大同小異販賣的東西不同,雕工精細的銀首飾、銅製的小雕像、木梯上隨意披掛著印加人色彩斑斕的織品,大家挖到寶似的一直發出驚歎,一直拿下東西細細觀看,店由一個又黑又瘦的祕魯小哥看管,長睫毛大眼睛,第一眼印象:他眼白好多,一臉精明樣,他看我們玩得開心,也就拼命的跟我們用他的破英文亂聊一通,也開始大方的邊開玩笑邊講價,忽然他說:“我有facebook!” 也許這句來的太突然,也許心裡想著“關我啥事”,也許太多人擠在窄小的店裡,也許我離他太遠,我也忘了有沒有人回應他的這句話,還是大家都很有默契的讓它消失在空氣中。

兩天後,我們開始走四天三夜的印加古道往山裡前進,認識了我們兩位嚮導,胖胖的奧藍多以及高壯的印加王子阿妙卡。和其他一同甘苦的同行夥伴,他們成了我在facebook上的祕魯朋友。終於走到馬丘比丘的當天晚上,在Aguas Calientes奧藍多相約前往酒吧狂歡,或許是祕魯行的重頭戲結束了,或許是四天身體的勞累達到極限,或許是幾杯龍舌蘭下肚,也或許是旅行中的自我解放,大夥兒都玩瘋了,不顧形象的亂舞到深夜,回到旅館還把壓箱的台灣泡麵翻出來給奧藍多墊墊肚子。

上個世紀的旅行,瘋狂的一晚過了也就過了,在facebook年代的旅行,和你共同渡過瘋狂夜晚的人們還會回過頭來跟你要熱舞照,這印記一輩子都逃不掉了。

即便被動使用者如我,你還是無法否認facebook也是有它的功能在,就在今年二月大雨沖斷通往馬丘比丘的鐵路,Aguas Calientes成山洪孤島的時候,我在facebook抓到阿妙卡,連聲問他們的狀況,他說據他瞭解沒有大傷亡,而這會兒他正在泰國的青年旅館,準備開始他的東南亞大旅行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