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這會兒,她正躺在外頭陽台的木頭地上,好扁好扁的身體伴隨著似乎有點急促的呼吸,隨著肚子一高一低的起伏。

隔壁的芭笆拉餵養了很多貓,固定來的有四五隻,有時會有些不速之客閒晃過來。附近的貓們都知道在這個warehouse三樓,永遠有東西可以吃,有乾淨的水可以喝,有個愛貓成痴的貓奴。

兩個禮拜前,出現了一隻瘦巴巴的小黑貓,小黑似乎永遠處在飢餓狀態,看到人就放聲狂叫,卻沒有放下對人累的心房,伸手摸她,她遲疑了一下,後來卻也放鬆的在腳下磨蹭。小黑在附近,我們知道,幾天不見她,又忽然的出現,一樣是一付可憐兮兮的模樣。芭笆拉管她叫little girl。

據說little girl是隔壁塊地人家的貓,七八歲左右,有時候看過去會看見一隻大黑貓躺在草地上曬太陽,那是little girl的哥哥,同一胎的他們,不同的際遇。不知怎麼little girl開始在那兒不吃東西,瘦巴巴的,伸手摸她,讓人心一揪,手裡感覺到的是一根一根的骨頭,她的背像是嶙嶙的山脊,清清楚楚的可以看到她後腿的兩條骨頭,沒有一點肌肉包付著後腿,我從來不知道一隻貓有那麼多的骨頭;抱起她,輕的像羽毛,無重力似的。

開始,她每天都出現,喜歡待在我們樓這,我們知道她開始把我們當朋友。芭芭拉找來獸醫給little girl檢查,一隻七歲的貓,實在瘦得太不尋常,醫生替她撒上酒精要抽血,這麼瘦怎麼抽的到血,我都害怕針頭插進她的骨頭。幸好她沒有貓愛滋和白血病,拿了藥。

我們知道,她病了,而且病得不輕。拉肚子拉得一塌糊塗,我們知道她或許忍不住,搞得到處都是稀稀的大便,看她拉出來惡臭的深咖啡液體,心裡好難過。常常她後腿都是濕的,沾了自己的大便,又不懂的自己清理。現在,她成天都在我們兩家的陽台上混,我們知道,她把這裡當家了。

芭笆拉管她叫Nora, 真美的名字。

昨晚,第一次看到她從椅子上跳下來捕飛蛾,今天早上又是對著我狂叫著要食物吃,希望Nora正慢慢的變好當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