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Moriyama Daido, Hawaii

去年夏天的尾巴,在池袋車站旁的淳久堂書店頂樓的攝影書區,翻開了森山大道最新的一本社影集ハワイ夏威夷)

那是我從來沒見過的夏威夷,儘管森山大道拍的仍是夏威夷讓人熟悉的一切美好—迎風搖曳的棕櫚樹、奇特的熱帶植物、沙灘上日光浴的女人、一直往無限延伸低垂在海面上的雲朵。森山大道印記般的極度高反差、級粗粒子的黑白照片,照片裡像墨汁的黑色濃的可以把人吞噬淹沒,我的目光怔怔的望著那黑色,裡頭彷彿有種騷動,有種不安,有個怪獸即將從黑暗中衝出。

東京,那正是我們即將前往夏威夷居住的中繼站。

皮箱裡塞了兩本森山大道的書,《邁向另一個國度和《犬的記憶:終章 第一本《邁向另一個國度》是森山大道過往在報章雜誌上發表過的文章集錦,有兩篇他寫到了夏威夷,讀畢後我開始瞭解為什麼森山大道的ハワイ會是這樣一個夏威夷,他這樣寫著:

p. 127, 海島之行…我想捕捉夏威夷鮮艷樂園外表下影藏的另一面。….我一向不喜歡小島,若有人說日本也是個島國,那就算吧,總之我非常懼怕島嶼。……提到這座火山島的風景,著實神祕詭異,甚至有種一不小心便會被拉回原始時代的恐怖感。2005/2

p. 191-192 希洛…第一次來到希洛時,我不禁懷疑眼前的一切,頓時陷入茫然中。儘管我並未把希洛想像成檀香山那樣的大城市,但市區街道上那種寂靜與荒涼感也著實令我啞口無言。…..然而,當我把相機放到一旁,獨自漫步在希洛的街道上時,卻開始對這座城市產生一種不可思議的眷戀。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莫名懷念感。….那並非曾經看過的視覺印象,而是曾經待過的存在感。…我意識流的某處,曾幾何時,早已與那條導引我前往夏威夷的記憶絲線緊緊相繫。彷彿一路延續童年起心中那股對於未曾見過的夏威夷的憧憬。即便那是一種外圍記憶,但對我而言,夏威夷是個早就為我準備好的場所。2007/7

森山大道源於內心的恐懼,打從一開始就打算拍出個寒冷灰暗的夏威夷。然而看他兩則書寫中間相差兩年,兩年來幾次的造訪夏威夷,他似乎對島嶼有某種程度上的改觀,恐懼轉成了鄉愁,神祕的想像化成了流動的記憶。

看完這兩本書直覺的羨慕森山大道之於一個攝影家是自在的,從徬徨少年到因緣際會成為細江英公的住手,又因為擔任大師的住手認識了不少攝影界響當當的大師及志同道合的老友,還有長期被丟在鄉下卻又似乎不怎麼管他也沒什麼怨言的妻女,雖然曾經對攝影之路徬徨,卻也沒有多想的一直如徘徊在街頭的流浪犬仍舊在路上晃蕩著。當然他現在的照片如這個夏威夷系列似乎已經沒有他早期照片那種強烈的衝突以及緊張的情緒,確有另一股溫柔又抒情又帶著點暗潮洶湧意味的感染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