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photo by Jeremy Chien

前天突然很想喝啤酒,看到了這邊Kona Brewing Company的限量Kona Coffee Beer, 買了一手,馬上幹掉兩瓶,悄悄立下要喝遍他們啤酒的心願還在緩慢的完成中。

期待太高失望太大,我知道這道理,上禮拜天還是整個崩潰,是因為內分泌的關係讓我這兩個禮拜反覆的聽著過於浪漫過於軟調過於感傷的Divine Comedy, Owen Pallett, Beach House?  iTune的genius從devine comedy拉出Morrissey, Tinderstick, Richard Hawley, Pulp…..然後就陷入不知名的焦慮。對了該把電話裡太多的Morrissey給換掉,他老兄近幾年的歌聽多了,膩。

要過年了要回家了,這也許是焦慮的源頭。我知道媽現在也會上來這裡看,“媽,我們一切都很好”。媽總是說每次問我都說很好,是真的很好,沒什麼大事,別擔心了。帶回去大批的名產,裝滿一整個皮箱,我想我們老了世俗了,太過瀟灑的態度連幫朋友帶東西都覺得雞婆,以前都不鳥這些事的。

好久沒游泳了,冬天的大浪,身體的狀況,好想念水裡的溫柔。有一次和朋友道別時他拋下一句“Ocean is my therapy”,當時愣了一下想說他怎麼能說出這麼美的句子,我想我現在慢慢了解他的感覺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