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all photos by Jeremy Chien

我想我永遠都忘不了我在祕魯看到的那些孩子的臉。

那些孩子們都有被高海拔的烈毒太陽晒的紅通通的臉頰,大大的眼睛長著長長彎彎的睫毛,皮膚好黑眼白好多,黑眼珠深不見底,定睛睛的望著你。目光一轉,四目交接,被發現你也在看他,馬上就靦腆的笑了,連忙把眼神轉開,溜到大人的身後,再探出頭偷偷對著你笑。

年紀小的被媽媽用鮮艷的布綁著背在背上,和媽媽在市場裡擺攤做生意、年紀大些混著同年齡的小孩在爸媽做生意的附近玩耍、年紀再大些就自己擺攤賣些自己做的毛線小玩偶編織物。

利馬武器廣場上,老師帶著一群幼稚園小朋友吱吱雜雜的嘻笑,看到我們的相機,害羞的笑了,老師見狀大方的請小朋友停下來讓我們這群見什麼都新奇的旅人拍照;被上千隻鴿子佔據的Monasterio de San Francisco教堂前廣場,走在其中都要小心腳邊的鴿子,一個還未滿足歲的小孩被爸爸媽媽硬放在滿地遊走的鴿子當中,她眉頭深鎖,一堆遊客猛對著她按快門,她的爸媽還在一旁逗弄她,要她回給相機們一個笑臉,她一臉無辜又困惑的望著眼前過於激情的旅人和身旁太過熱心的爸媽。

在依然從兩年前大地震恢復重建的Pisco,中央廣場似乎有什麼集會遊行正在進行,講臺上有一個政客模樣的灰髮人中年人在激昂的發表演說,我們繞著廣場行進順手拿相機拍了拍廣場,廣場邊上穿著深藍色乾乾淨淨制服的小學生看到我們,突然蜂擁上前對著我們咧嘴大笑,嘻嘻鬧鬧你推我擠的,一張一張又一張,毫不保留毫不害羞,天真的孩子們,一轉頭看見了旁邊Pisco牆崩頂塌的市政廳。

清晨搭車前進Colca Canyon的途中,被帶到一個荒山野地裡的房子吃早餐,麵包、牛油、果醬、熱茶、咖啡、古柯葉茶,我的頭因為海拔漸高且一路顛頗又因為半夜三點起床搭車而覺得昏昏沈沈,肚子也因為旅程的不斷移動開始感到不適,即將上路前再跑最後一次廁所,一個剪著馬桶蓋頭臉,圓嘟嘟的小男生怯生生的頻頻從餐廳轉角處探頭看著我們,我們每走遠幾步就回頭看他,他就這麼一直探頭出來望著你,這個馬桶蓋頭小男生完全俘虜最愛逗弄小孩的虎姑姨黛西,幫他取了個名“小開”,完全是因為我們猜想小男孩的爸媽正是我們剛剛吃過早餐餐廳的老闆,於是”小開“成了深入Colca Canyon我第一個烙在腦中的記憶。

Chivey 市場中炒雞內臟與玉米的小攤,和我們比鄰而坐,小男孩帶著一個土黃色有小耳朵的毛線小帽,怎麼跟他微笑、作鬼臉、說hola,他都不為所動,一付“別煩我,離我遠點”的意味,搞不好他還覺得我們這些大人們很可笑哩。

Maca廣場上一群穿著安第斯山傳統服裝的婦女肩上停著貓頭鷹,讓旅人們和他們拍照,一個人1 sole。跟在婦女旁的小孩男生帶色彩鮮艷的尖頭遮耳帽披著斗篷,女生則穿著蓬蓬裙,他們牽著家裡養的羊馱alpaca,有的把羊馱也打扮的漂漂亮亮還給它纏上編織的採繩,等著一車一車來的旅人和他們拍照,一個人1 sole。繞到廣場的角邊上,看見一個臉頰髒髒還掛著兩行鼻涕的小女孩,身上穿著天藍粉紅的現代運動衣,面無表情的看著遠方,她也牽著她的alpaca,還緊緊的抱著,她的生意不好呢,還是拍了張照塞給她1 sole。

的的喀喀湖上我們乘著蘆葦船到另一個浮島,一個膚色黝黑的男孩跟著我們坐在船尾,或許他是船伕的小孩吧!我想他不懂我們說什麼,卻懂得我們陶醉在他們的湖光山色,我們開始輪流和他合照,他也頗是怡然自得擺好姿勢,很有專業架式的直直望著鏡頭,我們下船,回頭一看,爸爸坐著,換他拿著長杆一撐,蘆葦船緩緩離開了浮島。

Puno前往Cusco的路上,坐了八個小時的長程巴士,經過一個一個看起來都差不多的小鎮,路旁有女學生穿著制服背著書包走過,姐姐帶著妹妹,她們一天要走多遠去上學呢?巴士隆隆的從她們身邊經過,她們仰頭給了我一個微笑。

還有Amantani島上借住民家的小Branda, 還有Cusco街頭抱著小羊一直來跟你要錢的小男孩,還有在Pachamama神殿上自己開口要用他賣的幸運繩換BonBon巧克力的小男孩…,還有…,還有………………

我想我永遠都忘不了我在祕魯看到的那些孩子的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