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我想我們應該是最後迎接2010年的人。

今天早上起床後,台灣已經進入2010, 在我們今天吃晚餐時Time Square的大球會掉下來。

一年真的又走到了這一天。這一年搬了家,離開了紐約,來到夏威夷,好大的轉變,認識的人都這麼說,但其實我們兩個本質上的生活並沒有改變。想來好笑,從小在台北出生,爸爸因為厭倦大城市全家搬到了台中,所有的親戚都在台北,台北是我夢想的歸宿,想盡辦法一有機會便往大城衝去,台北呆久了又想往更大的城裡去,於是紐約成了下一個落腳地。但紐約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你受她的養分卷養日久,卻不時萌生逃脫的念頭,彷彿吸吮著母親的奶水長大的乳娃,往往在青春期中傷母親最重,其實卻相互愛的最深。或許跟爸爸有著同樣的基因,對機械城市的厭倦,嚮往生活裡的單純。

於是我們跟隨著朋友來到夏威夷,來了之後,他卻因為工作又去了地球另一端的島嶼。來了之後,老朋友總是問我們喜歡這裡的生活嗎?說實在,我們兩個還真適合這邊的日子,只要你耐的住寂寞。是阿,這裡真的什麼都沒有,只有大自然,但還好我們有網路和世界保持聯繫。來了這邊學會珍惜大自然,每天晚上可以看著滿天的星星入睡,一日將盡望著夕陽入海,每日看著月亮盈缺;會學著敬畏大自然,人類急欲探索太空,卻對涵蓋地球70%面積的海洋有太多的未知,人真的太眇小了。看天過日子真的是這裡的生活哲學,上禮拜浪大,聽聞有朋友去衝浪,在自己熟悉的海域,卻被突如其來的浪捲入海里,被石頭刮傷了腳;那天我看浪還好還是下水游泳,一出去就覺得苗頭不對,這浪超乎我可以拿捏我身體的程度,狼狽的趕緊游上岸。

到一個新的環境是要勇氣的吧,至少對我這個有社交恐懼症的人來說,還好有Jeremy,不然我絕對是個在身在天堂的自閉症患者。這裡大家的休閒就是在各個人家裡或是海邊或是公園裡的pot luck party, 冬至那天我們去了一個在captain cook的farm house, 每年的這一天他們都辦一個winter solstice party, 大家聚在一起心懷感激的渡過一年最長的一個黑夜, 也迎接接下來漸漸變長的白天,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老外也過冬至。 也因為開始吃不到一些紐約垂手可得的美食,我開始作中式麵食烤麵包作甜點,哪想的到有一天我也開始在廚房花上個把個鐘頭。我想到一個朋友在msn上的暱稱 “廚藝, 股藝, 健康, 人生之王道也”,  說得真好!

或許我該看了Time Square大球墜落的片段再出門去New Year party。喔,今天晚上可是藍月了, once in a blue moon, once in a blue moon, 在2009的最後一天。還有今天晚上還可以放炮,真像過年。

所以, “EAT SMARTLY, EAT MORALLY, and STAY HEALTHY”, 希望大家都有好的201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