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photo by Jeremy Chien

利馬的第一天,沒有目的地,只想到利馬舊城裡晃晃。

挑了個人骨教堂Monasterio de San Francisco瞧瞧,順道繞去看看每個城都有的武器廣場Plaza de Armas。一圈繞下來不過消磨個三四個鐘頭。隨手攤開地圖,看見San Diego推薦的利馬美術館Museo de Arte de Lima就在十幾條街之外,一向奉行強行軍的旅行哲學,就走吧!

一趟路下來,走的比地圖上看來想像的久。一來我們幾個都是”照慾症”患者,沿途大小事都可以引起關注,走走停停邊走邊拍邊玩;再來利馬人開車可是兇猛的狠,一推色彩鮮艷的老爺車在沒鋪上柏油的灰土路上呼嘯而過,我們走在人行道上也不是,因為人行道只用水泥框出一個外型,人行道卻是被雜草及野狗佔領,走在馬路邊上又被搞得灰頭土臉。

離美術館不遠處的大十字路口上,六七個十五歲模樣,作著全世界青少年通用的大T跨褲卡車司機帽嘻哈打扮的孩子,總是在車子等紅燈的時候,衝到這些車子前頭,前翻後翻隔空彈跳的雜耍表演,最後再由一人沿著車邊拿著帽子領賞,短短紅燈不過90秒的過程,燈變綠了,他們便互相嘻笑推打著窩回馬路中央的安全島上。黃燈閃,紅燈亮,一行人又精神抖擻的從草地上彈起來,蹦蹦跳跳的跑到車子前面。

美術館當月休館。接待櫃台的人很禮貌的跟我們這麼說,“歡迎你們在大廳看看”。

美術館外頭臨著大馬路,後面是一個橫跨幾個街口的大公園,或許是下午下班時間到了,公園旁邊的街道開始有攤販出來叫賣。我們看見一個兩個女生推著的小車子旁邊聚集了一些人,小攤子中間不斷有蒸汽冒出,看不出所以然賣的是什麼。遠遠看旁邊圍著的人捧著一碗白白又黃黃的東西,還是摸不著頭緒,但是在冷冷的冬天裡光看著冒著白煙的食物就夠吸引人的了。走近想要一探究竟,微笑的女生把罩著的白布一掀開,熱呼呼的蒸汽馬上帶來食物的訊息,水煮玉米!玉米噎,多像小時候台灣街邊的小吃,捧著裝在塑膠袋裡的祕魯白玉米,玉米粒和大拇指一樣那麼大一顆,喜滋滋的一顆一顆撥下來吃。另一鍋竟然是水煮蛋配馬鈴薯,前面有三種顏色紅色橘色綠色的辣椒醬配著吃,祕魯有五千多種馬鈴薯,今天頭一回吃到,這麼簡單庶民的食物,卻是讓我們大呼好吃又直嚷嚷著滿足。一旁的祕魯人看我們這麼興奮的吱吱咱咱的分食著,都在偷偷的笑了。

從這天之後,我們開始了祕魯的路邊攤探險。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