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 ,


photo by Jeremy Chien, 2009


photo by Carlos Jiménez Cahua, Lima,

祕魯回來後看到了Carlos Jiménez Cahua名為Lima的一系列照片。他鏡頭底下的利馬是個抹上大地顏色的地方,近乎慘白的土色襯著灰僕僕的天空,人們和土地的關係是緊緊依存而不是佔領掠奪索求無度的。Carlos Jiménez Cahua是個祕魯出生但美國長大的祕魯人,他說他在美國大部的的地方他覺得他是身處在一個城市一個國家一個人類賦予意義的架構之下,但是在利馬,他從不覺得他是活在祕魯或是南美,而是活在腳下踏的這塊土地之上。

大部份的旅人把利馬當成進入祕魯的閘口,頂多兩天。從世界各地飛往利馬的班機大多是晚上到達,許多人甚至連進城睡覺都免了,直接在機場席地而睡,趕搭清晨四五點的長程巴士往第一個目的地前進。對許許多多去祕魯的旅人來說,利馬不過是另一個充滿西班牙殖民風情的城市,不值得停留。第一次看見利馬是電視上的Globe Trekker,記得那一集裡頭主持人Niel Gibson在他短暫的利馬造訪時光中,在利馬城內的沒有鋪柏油的馬路上,一群小孩嘻笑的追著這位長腳的英國佬,呼嘯而過的車子捲起街邊的垃圾和漫天塵土,整個電視畫面正像Carlos Jiménez Cahua照片中相撲了粉的柔和土色。

在利馬的時候我們住在Miraflores區。Miraflores是位在利馬舊城南邊靠海的一個新穎的高級住宅區,道路兩邊有整排遮天的樹木,沿著陡峭的海岸邊上有玻璃帷幕的高檔公寓可以眺望南太平洋,還有一個利馬最新整個把濱海懸崖鑿壁建造的娛樂購物中心。第二天晚上我們從旅館往mall走去覓食的途中,還見到不少圍牆高聳的大宅,外頭還有拿著槍巡邏的警衛卻對我們咧嘴而笑。

Carlos Jiménez Cahua照片中的泥土磚牆鐵皮屋頂夾板門的利馬風景,我在利馬城舊城中的Monastery of San Francisco右面的山坡山首次見到。就這樣繞著修道院斑駁的牆緩步的走向後面的公園,赫然就看見對面沿著山坡而上,密密麻麻緊緊貼在一起的矮小房子,利馬有三分之一的居民都住在這樣英文叫slum的貧民窟裡,就像其他拉丁美洲大城市一樣,鄉村的居民大量湧入大城市討生活,正像電影City of God當中的景象。在離開利馬前往Pisco的路上,又再次見到,這回鱗次櫛比的房舍和漫天塵土綿延了一個小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