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photo by Jeremy Chien

我承認我和大多數的人一樣是因為馬丘比丘才去祕魯的。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馬丘比丘高踞我此生一定要去的排行榜前幾名,而且憑體力勞動到達夢土的念頭一直讓我嚮往,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花個四天三夜走49.5公里的印加古道去馬丘比丘。恰好到了一個時候,日常瑣事心裡生理人生都好像走到一個膠著泥濘的狀態,馬丘比丘於是成了我一個遁逃的寄託和人生的分號。

早早在三月就訂好七月走印加古道的行程。馬丘比丘是祕魯第一景點,祕魯政府現在對印加古道的保護也越來越嚴格,所有要走印加古道的旅人,一定要有導遊,一定要跟團,每天只有500個名額,500人裡還包括的挑夫、導遊和實際外來的旅人,不讓過多人的腳蹤毀壞了通往古蹟的山路,整個二月古道關閉維修。旅遊旺季如聖誕假期和暑假期間,印加古道的名額往往早在三個月前就登記一空。

尋找印加古道過程中,漸漸有朋友加入,大夥各有不同的理由去祕魯或是去馬丘比丘,結束了一段工作,或是即將從紐約離開到一個新的地方居住,或是決定回台灣發展,於是大夥一起踏上這段被戲稱為“紐約畢業旅行”的旅程。

〇九年七月二號,我們從紐華克機場搭乘大陸航空班機直飛利馬,遵循著祕魯的經典行程,從利馬順著祕魯海岸線南下,逆時針經過南太平洋海岸、沙漠、綠洲、荒原、高山、峽谷、高原、湖泊,朝著隱身在深山中的馬丘比丘前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