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

忘了在那裡讀到的,曾經有一個知名的藝術家對學美術的學生說,“想要你的畫賣的好,就畫大海吧”。不管在哪裡的人,海島居民也好,即便是生在內陸如奧克拉何馬,大海似乎總有種療傷的功能,讓人神往。

海洋之於我總是有種巨大的吸引力,也許是生長在島國,從來居住的地方也不會離海太遠。到了夏威夷之後雖不是住在海邊,幸運的是窗外便可眺望海洋,有時看著海面的波光、海面上飄的雲,有時候海的顏色是藍色、有時是灰色、有時被陽光染成金色,望著望著也這樣過了一段。把眼光落向遠方的海平面,沒有vog的日子,海平面像一把刀,利刃畫出天空和大海;刮西北風的時候,空氣中飄著火山灰,海洋與天空濛濛的相連,水彩暈開了的柔軟。這時候總是想到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Seascapes系列,海平面置於照片中央,海天各踞畫面一半,藍色的海天轉變成黑白的色調,空氣的變化海的波紋雲霧的飄動成了照片上的細節,衫本博司的海景是灰階的抽象畫。無怪乎,他成了西方藝術界東方禪意法則的代表人物。

想到另一個表現寧靜海洋的是Richard Misrach, 他的On the Beach系列是我很喜歡的作品。相較於杉本博司的空靈,Richard Misrach的海景則訴說了人與自然的距離和孤寂。Richard Misrach總是用俯角拍了照片,再用Photoshop把照片中的人抹去,。他說這系列作品的發想是因為911事件時, 看到人們從World Trade Center上墜落,有感人的脆弱而來。而On the Beach的名字則是來自50年代同名的小說和電影,主角一家因為害怕核子戰爭的爆發而跑到海邊等待末日。另一位有名的拍海灘和人們的應該就是義大利攝影家Massimo Vitali,他的海灘總是塞滿了人,密密麻麻的人體洋傘海灘椅佔滿畫面,總讓我想到Jones Beach,幸好大部份這兒的海灘不會像那樣,不然這麼喧鬧的海邊如何喘息呢?

但是大海哪會是永遠平靜的呢?DoDo Jin Ming梶井照陰Syoin Kajii的大海則是兇猛的讓人膽怯。


杉本博司, Boden Sea, Uttwil 1993


Richard Misrach, untitled #394 03, 2003


Massimo Vitali, Calafuria, 2002


DoDo Jin Ming, Free Element, Plate xxxi, 2002


梶井照陰, untitled, 200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