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 , , ,


film still from 《The Cove》

前天早上去manini游泳的時候,遠遠就看到在海灣的另一頭有幾艘kayak聚集,接著就聽到旁邊的老媽媽說”see, we have spinner dolphin spinning today.” 連忙仔細一看,真的,好幾隻海豚一隻一隻接力賽一樣從海平面跳起來。我和Jeremy興奮的說“今天就游到海豚那兒吧”,套上蛙鞋我們兩個直直的朝著北方游出去,而不像往常一樣向左彎出去沿著岸邊游。

早就知道在Kealakekua Bay是海豚們的休息地,要遇到海豚的訣竅就是要早,雖然立志當”晨型人“,自己也覺得實行的不錯,不過比起一般的當地人,我想我們還是被歸類在晚起的一群吧,但是話說回來要在早上七點就下水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游泳的時候,只要是頭在海裡,耳朵就可以清清楚楚的聽到海豚們發出來的聲音,好像音頻,有時尖銳有時高昂有時微弱。眼前的湛藍海洋,身體被海水的浮力包圍著,平日寧靜的海今天卻夾雜著海豚在不遠處發出隱隱的海豚音,突然發現這不就是Sigur Rós嗎!!那天的游泳終究因為海豚太遠體力不支而放棄向前,不過這附近的幾個海灣都是海豚的休息地不怕遇不到他們,還有下次。

夏威夷的規定是如果你在海裡遇到鯨魚海豚海龜海豹等受到保護的動物,不可以追逐不可以餵食不可打擾他們,要保持大約50公尺的距離,除非他們主動的接近你。不過海豚是高度社交習性的動物,他們和游泳的人互動是稀鬆平常的。有趣的是我們在海灣裡頭遇到的海豚是在”睡覺“的海豚,晚上出外覓食玩耍過後白天海豚會回到淺的海域睡覺休息,海豚睡覺時關閉一半的大腦閉上一邊的眼睛,不斷的繞圈圈游泳,需要換氣的時候,另一邊清醒的大腦會提出訊息,海豚變會浮出水面換氣,換氣之後換另一邊的大腦休息。

晚上,我們看了一個關於海豚的紀錄片《The Cove》,描述在日本和歌山縣太地町捕殺海豚的血腥活動。捕殺和販賣海豚的收入是太地町政府和漁民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影片中所有的取證畫面都是導演和工作人員歷經被日本警方的逮捕偷拍而來的,因為在當地這個捕殺海豚的小海灣是閒雜人等絕對禁止,進入到這個海灣的路都有層層的鐵門圍住,從影片的工作人員進入太地開始一天24小時都受到警方的監視。影片跟隨著Ric O’Barry這位曾經因為1964年海豚電視影集Flipper》而出名的海豚訓練師,《Flipper》絕對是造成今天人類喜歡海豚覺得海豚也喜歡人類的一大原因,因為拍攝這部影集,Ric和《Flipper》裡的海豚一起生活,卻發現海豚們並不快樂,有一天一隻海豚就在他的懷抱裡決定關上它的呼吸孔不再呼吸結束自己的生命,那一刻開始Ric知道過去自己錯了,決定站到和自己之前立場完全相反的另一邊,成為一個解放海豚的行動人士。

諷刺的是,在太地這個地方,鎮上的頭號吸引力就是海豚,海豚樣子的觀光巴士,海豚樣子的觀光船,隨處可見海豚鯨魚圖樣的壁畫裝飾。當地的農漁會甚至把海豚肉送上當成小學生的午餐,殊不知海豚肉是含汞量超高,極不適宜實用的魚類。太地還有個鯨魚博物館,在博物館教導你海豚都是極為聰明的海中哺乳動物,在小朋友都覺得海豚好像在對你微笑好可愛的時候,在你大大為鯨魚和海豚精彩的表演鼓掌之後,博物館的禮品店裡就有販賣鯨魚肉與海豚肉讓你買回去烹調。太地的漁民用漁船和拖網把海灣圍住,再大聲的敲打船上的鐵器,用聲音擾亂和驚嚇海豚,再慢慢的逼近,把海豚們圍在一個小範圍的海域中。太地每年獵捕海豚的季節從九月到隔年的三月,全世界的水族館有80%的海豚來自於太地,一隻海豚可以賣15萬美金,畢竟光究美國而言,水族館裡的海豚秀是一年兩三百萬美金的收入。估計在太地每年被屠殺的海豚高達23000隻,沒有被人挑中的海豚們被留在海灣中,隔天清晨便是海豚的屠殺日。漁民們用尖銳的標槍直接刺進海豚的脖子,直到海豚不再快速的甩動尾巴掙扎,整個海灣都被染成血紅色。

同樣的就在全世界保護鯨魚禁止獵殺鯨魚的同時,只有日本每年依然頂著“科學研究”的虛假高帽子,繼續的獵捕鯨魚。而日本政府刻意的隱瞞,這些事實許多的日本民眾並不知道。《The Cove今年在東京影展悄悄的上映了,用特別加映的方式,並沒有公佈在影展手冊當中。每年的九月一號是太地的海豚獵殺季的開始,今年因為電影上映的與論壓力,延到九月九號,然而獵殺還是開始了,依然有上百條的海豚與鯨魚被捕殺。也許我們可以作點什麼,救救日本的海豚吧, sign the petitioi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