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這次回去台灣終於去了趟故宮。每次回去都嚷嚷著要去,卻每次都沒去,虧我們還住在外雙溪,天天都得經過故宮。

其實和印象中的故宮差很多,好新穎又好多人阿,我還以為都沒有人要去故宮呢。翠玉白菜還是一樣鮮綠新鮮,卻更愛那塊毛孔清晰肥孜孜都要滴出油來的五花肉。然而最愛南宋馬遠的“十二水圖”,全圖分12個部份,每段縱26.8公分寬41.6公分。分別命名為, 1. 波蹙金風, 2. 洞庭風細, 3. 層波疊浪, 4. 寒塘清淺, 5. 長江萬頃, 6. 黃河逆流, 7. 秋水回波, 8. 雲生滄海, 9. 湖光瀲灧, 10. 雲舒浪卷, 11. 曉日烘山, 12. 細浪漂漂

“十二水圖”長長一卷,一路看下來便看遍了各種江河海各種水的姿態 。馬遠不愧為南宋四家之一,也難怪被稱為”馬一角”,跳脫了中國山水畫一慣的”全景式“畫法,他的畫留白多,意境空靈,頗有現代感。

說到畫浪的代表,最廣為人知也最被大家喜歡的應該算是日本浮世繪中葛飾北齋所畫的”富嶽三十六景“裡頭的這幅”神奈川沖浪裏“,葛飾北齋的構圖和捕捉層層大浪即將破碎的瞬間真是一絕,有種強烈的設計感。

有趣的是看馬遠的浪看得深遠,葛飾北齋的浪卻給人一種扁平的怪誕意味。

還有另一個喜歡的也是日本的傳統文樣-青海波,簡簡單單三條微彎的線條,狀似魚鱗的排列,也是一個表現波濤的經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