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

FBI_peru_kids

**at Taquile Island, Lake Titicaca, 那天仍在病中。

上一篇潑文,七月。這一篇潑文,九月。

……

好像總是這樣,預告我們的離開,又再度宣告我的復出。想必有看得人都煩了吧。

終於把電腦架起來,今天也即將有自己的internet。

開始整理七月八月九月的三千多張照片。現在看到祕魯的照片有恍如昨日的感覺,七月八月九月,紐約祕魯紐約台灣日本夏威夷。祕魯回來後心中有種非常非常overwelming的感覺,總覺得有股巨大的能量在身體裡面,卻來不及沈澱就被在紐約最後的10天滿滿滿的行程給吞掉了。離開紐約前的忙亂與朋友的相聚和小貓的分別還有和我們自己弄的第一個家說再見,這些都一下的過去了,來不及感傷。回台灣倒是一派輕鬆,不知為什麼,感覺無事一身輕,有種都回不去了卻沒關係的瀟灑。

第一次書桌不再面牆而放,因為誰都不想錯過不遠處的海洋,現在目光一飄就可以看見無敵海景。只是每天下午五點西下的太陽直射雙眼,或許該是叫我離開電腦,兩個月沒電腦可用的後果就是每天沒日沒夜的上網上網。

帶了祕魯毯子來,原本想說來熱帶島嶼帶什麼Alpaca毛毯呢?誰知還真需要,要是沒有祕魯毯真不知第一個星期怎麼過的,每天早晨會微微的被凍醒。前天終於去買了薄被,有了被子蓋的第一天足足睡了10小時。

開始每天上craiglist找舊傢具,去了很多人家,見著了很多人。現在我們有兩張桌子,三張椅子,空蕩蕩的客廳大的可以當瑜珈教室,一個炒鍋,一個湯鍋,一個烤盤,兩個玻璃杯,兩個馬克杯,四個碗,兩個盤子,鍋碗瓢盆每天的使用率是100%。想要灑脫的來,一人兩個皮箱,什麼都不帶,現在缺東缺西,日子過的極為簡單,換個角度說也可以說是不方便,哈,看來要過灑脫的生活也是得犧牲不少。幸福的是每天喝100%的Kona Coffee, 陽台後就是咖啡園,每天都可以見到咖啡農來摘熟透的紅通通咖啡cherry,有沒有人要跟我訂購Kona Coffee阿。

開始喜歡夏威夷的口音,他們和你講話的句子後面喜歡加一個上揚的”yeah“,發音短促又輕快,好像在青草地上碰碰跳跳的小孩,有種輕盈的感覺,即使是胖胖的大男生講起來都可愛的很。

for now,

From Big Island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