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blog_homehomehome
這個習慣是來紐約之後開始的。

習慣開始走在人行道上抬頭看房子,不只看房子,更吸引我的是從各種視角看過去窗戶裡洩漏出一點點主人的性格。窗外掛的彩旗,支持歐巴馬的海報,窗邊的小花小草,收集的玻璃瓶子,有時可以看見這家人用的是哪一盞燈,幸運的話還可以看到窗台上晒太陽的貓們。

要是住在後街就更有趣了。來紐約的第一個家剛好就是面對後街,和隔壁條街同樣面對後街的人們面對面。距離那麼近,卻又不在同一棟樓,或同一條街,打上照面的機會大大減少。對面往下一層那家住個攝影師,客廳有一盞閃燈,有時會拍女友的裸照。左邊那家住著一個單身男子,他該是個在金融界工作的工作狂吧,每天西裝領帶的裝扮出門,空空盪盪的家只有最基本的傢具。這個工作狂的旁邊住著一個宅男,不時的往他窗口望去,他一定在電腦前,吃飯看電視打電動聊天,那電腦是他的全部世界。隔了兩個窗口之外,那對情侶或是夫妻,晚上約莫七點,便在客廳吃起電視餐,出完飯便雙雙窩在沙發上渡過。和這些人那麼陌生卻又那麼熟悉。後街看盡人生百態,難怪希區考克拍出了個Rear Windows。

也是來了紐約之後,也許為了省錢吧,或許也是年紀到了,大夥們開始習慣在家裡混。我家你家她家,這星期來這,下星期去別人那兒,感恩節在我家,年夜飯在你家。在外遊子,朋友都成了家人。

最近狠喜歡看一個blog,The Shelby,只要google reader上出現未讀新文,馬上點進去看。這位先生,專拍別人的家或工作室,以一種非常鉅細靡遺的方式。哈,這也算窺視別人家吧。每篇都好看,有些人有滿坑滿谷的書,有些人有成堆的稀奇古怪小收藏,有些人家裡根本是博物館。看到這些人,想想自己也就依然樂此不疲的繼續我倆的收垃圾人生。

是住裡頭的人讓這個家變得更有趣也更吸引人的吧。

寫到這,想到台灣吹捧的樣品屋樣版風格,那天恰好點進一個網站,裡頭每一個裝潢實例都是一樣的風格,卻很厲害的用形容詞來定義出“典雅““都會““極簡“摩登“休閒“……等等風,搞了半天原來文案才是那家設計公司最厲害的角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