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 , , ,

blog_portland
一如往常,我對一個地方的認知從電影和音樂開始。

你早知道她是你住在這個大陸另一端家人很愛造訪的免稅購物天堂,你也知道他是你熱愛園藝的母親口中的玫瑰花園城市。

而她是永遠拍不膩迷惘又蒼白青春歲月的導演Gus Van Sant的家;她也是另一個曾經用洋娃娃拍出Karen Carpenter的故事《Superstar》和幾部已成經典搖滾電影導演Todd Haynes還有一狗票常常出現在撥放名單中的團:eluvium, The Decemberist, Menomena, Helio Sequence, Pink Martini, She and HimM. Wards, Dandy Whahols….也有後來搬去波特蘭為家的Pavement靈魂人物Stephen Malkmus, Modest Mouse, The Shins………;當然還有幾年前在波特蘭家中自殺身亡的Elliot Smith。

其實,從車子一轉下5號公路我就愛上了波特蘭。城市邊緣的河流,河上一座座的鐵橋,遠遠望去,綠樹從低矮的建築物中頻頻冒出頭,和北邊的西雅圖溫哥華一般,有著無敵美好的夏天,典型的西北部城市樣貌。 然後你又住進了一個lobby裡頭有黑白photobooth,還有你夢想中要收集的古老的招牌鐵字母,浴室裡有四爪浴缸,每個房間都長得不同,油漆未乾的警語不用無聊的”wet paint”,反而告訴你「if these walls could talk, they’d said “hey, I’m wet yo, don’t touch me!”」的旅館

而入夜的波特蘭市中心街角,活脫脫就是個四○年代film noir場景。傍晚的閒晃又發現在下塌旅館的對街,竟然有一個8廳的藝術電影院living room theaters,每一個廳都是像你以前混跡試映間的大小,30個座位一廳,只是每個座位都是舒服的大沙發,世上真有那麼好的事,而那天星期一只有一半票價。

又剛好有一間好喝的要死的stumptown咖啡,搞得你早餐要喝,下午晃累了還是甘心的走去點上一杯冰拿鐵配上櫃子裡的可頌,裡頭的氣味氛圍就是你夢想中的咖啡館雛形。

那裡有像歐陸城市的streetcar在路上穿梭,廢棄工廠換上新穎的大窗戶,成了城市邊上的住宅區。環保建材,有機食物……波特蘭有志成為美國最環保的城市,然而他們連路上行走的人們都organic味十足。Hipster, Hipsters, 我想不出有什麼字眼形容波特蘭的人們,手臂上的刺青,看似隨意卻創意十足的衣著打扮,好教養的搖滾青年似的,彷彿整個紐約威廉堡的人空間轉換的跑到這個奧勒崗州的城市來。

離開的那天早晨,我們過河到了《Paranoid Park》裡被杜可風鏡頭下美的讓人心痛的滑板公園,橋下的滑板公園空空盪盪的,後來來了幾個少年沒帶滑板卻和我們一樣帶了相機,在灰藍色高低起伏的滑板地上走著,又來了一個小學生模樣的男孩,爸爸在一旁看著,他帶著安全帽踩著滑板熟練的滑著,整個場地是他的。 波特蘭像是夾在南邊舊金山和北邊西雅圖中間從來不受重視的醜小鴨,卻悄悄的發展出迷人的城市性格。

那天碰巧看到一段影片介紹了波特蘭的音樂文化everyone is in a band訪問了很多波特蘭當地的樂團,很有趣的一段訪問。八○年代末火紅的grunge紅了西雅圖,那麼每個人都玩團的波特蘭呢?噓低調的波特蘭人可不想大肆宣揚波特蘭的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