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blog_gloria.JPG

Gloria走了,7月9號。

約莫21歲,我們家的老貓媽媽。

我們沒法知道Gloria的真實年齡,因為她來之前曾經在兩家人家裡待過。據說她以前可是如朱天心筆下的獵人們,是鎮日在外遊蕩廝殺的一隻母貓,我常常幻想著她直挺挺的坐在家門口,擺出暹邏貓優雅精瘦的姿勢,身上由淺到深的咖啡色襯著灰藍色的大眼睛,腳前橫擺著一條魚或一隻鳥,驕傲的朝我喵一聲。那是她的獵物,她的戰利品。

或許Gloria曾經的獵人經驗,讓她是一隻兇猛的母貓,不讓別人碰她的指甲。每次要剪她的指甲就是和她大奮戰的時刻,牙齒爪子嘶吼聲齊出。只有把她包在一條大毛巾裡和她鬥志,也只有爸敢做這事。

Gloria在我們家生了兩次。爸找來另一隻暹邏貓和Gloria一起,一開始兩隻相互嘶吼,也不知他們到底有沒有交配。後來我們看著Gloria肚子一直大起來,沒有經驗的我們只聽“據說"的耳語,小心翼翼的替她準備“據說“要隱密讓她生小貓的地方,鋪好毛巾,放了暖氣,盡量不走到家中的那一塊地方。家裡的貓族要生,搞得多大件事一般。哪知,Gloria越到要生要撒嬌,直黏著人不走,要生的那晚,都可以見到一丁點小貓的頭了,她還硬要跳上床。一直跟她說要她去幫她準備的地方,她也不走,一直朝著你蹭。爸只好抱她到幫她準備的那角落。心想不要站在她旁邊好了,不是“據說“貓媽媽不喜歡被打擾,怎知Gloria並不覺的我們礙事,就這樣全家就守在那兒看她把五隻小貓生下來,又把五隻小貓舔的乾乾淨淨,心滿意足的側躺著讓五隻眼睛都沒睜開的小貓吸奶,偶爾睜開眼抬起頭看一下並排得五隻小貓。她一定累癱了吧。

至今還記得,要把Gloria生的一窩小貓送人時,我大學一年級吧,那是我哭過最慘的一次,哭到只能不斷抽續,青少年時期的生離死別,不過如此。

原來貓老了也會褪色,像黑髮變白髮,也會縮水。Gloria也漸漸的變白,變小隻,變得好輕好輕。

媽說Gloria最後的一個禮拜,她都自己窩在一個小方格裡,有時起來家裡繞繞,東看西聞,喝點水。媽餵她吃baby food,那天早上媽餵她的baby food都流了出來時,我們知道她的生命已經走到最後的最後。

我又大哭了一場,抱著JC,哭一哭就好了。21歲的Gloria去了天家,也算是好事。

掰了,Gloria。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