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blog_breath_exercise.jpg

整個五月,天氣忽冷忽熱,雨下的多,過敏非常嚴重。

鼻子成了個廢物,不通不通,連些微的空氣都進不到肺裡。只願每天工作個幾個小時,到了晚上自動罷工,成天頭暈腦鈍。常常,我被說是一條魚,因為我的鼻子沒有作用,而我用嘴巴呼吸,嘴巴開開,並不如浪漫遐想中女人嘴唇微張的迷濛性感,灰塵細菌天曉得空氣裡的什麼怪東西都被我一股腦的吸進肺部。不懂的人問,反正都是條魚了,怎還會昏沈腦漲。只能說這種事,只能親身經歷才得箇中滋味。平日縱然鼻子功能不佳,但也得調解之用,和功能盡失,有程度上的差別。

去年十二月,因為氣喘發作,在醫院住了五天。我的聖誕假期就這麼消失了。這次氣喘來勢洶洶,前一天有了感冒跡象,喉頭痛地發疼,隔天起床就氣喘了,平時的萬靈丹擴張劑都沒用。走個兩步路都要停下來休息,早上覺得情況不妙,打了幾個電話醫生都不收,可恨的美國醫療體系。狠狠撐了幾個小時,傍晚心一橫,該來的總是會來該花的還是要花,自動說要往急診室報到。其實要離開家時,真的是已經吸不到空氣了。 事後,常常被人問到,當時有沒有生死瞬間的感慨,或是如電影裡頭的腦海閃過的浮光略影。老實說還真沒有,那天是我人生中最難熬的幾個小時,我耗盡全部精力只能去專注一件事,就是我的呼吸。念頭裡只有我每吸氣一下是一下,每呼氣一下可以有下一次的吸氣,1,2,3,4,1,2,3,4…… 。

在醫院的時候,要JC從家裡帶本書,也不知為什麼,劈頭就是想到莫言的《生死疲勞》。《生死疲勞》真是不適合在病中看,莫言兇猛的文字在平日總有種敲盡心 砍裡的爽快,但在病榻上身體虛弱時尤其是手臂上還插著注射軟管每兩小時要作一次呼吸治療的病人來說,只覺得人生何必活的這麼累人呢?戀戀不忘上輩子的妻子 家園,化成了牛、驢也要回來,真的就只如書名一般無端的疲勞。

所以我喜歡去作瑜珈。在熱烘烘瀰漫著一股汗味的教室裡,反而是我呼吸最順暢的90分鐘。

90 分鐘的課從呼吸開始,也在呼吸中結束。Bikram用鼻子吸氣也用鼻子吐氣,開始的呼係練習,10指交扣頂在下巴手肘相連,吸氣,手肘往兩邊抬高,讓空氣 把肺裝滿撐到最大,1,2,3,4,5,6。剛開始練得時候,我的氣很短,常常我在數到2時,就已經把氣吸光,還要偷偷地把氣吐掉再假裝吸氣。吐氣,也是 6拍,1,2,3,4,5,6,10指把頭往後推,手肘碰在一起盡量抬高,把肺部的空氣全部擠光,一點都不剩。

就這樣6拍吸氣,6拍吐氣,我開始呼吸練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