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 , ,


多年後的今天,我常常還是會想起那個窩在Anthology泛著霉味的放映廳的下午,看著Jonas Mekas的《As I Was Moving Ahead Occasionally I Saw Brief Glimpses of Beauty》Bolex膠卷下的一閃而逝光影和人物,這會襯著Jonas Mekas 老老的,略帶顫抖的聲音,宣告似的口吻說著這是他的“ecstasy"。

是的,我記得很清楚,Jonas Mekas用了尋常人不太會放在嘴上的ecstasy這個詞彙,那是一種喜悅的極致,我想。

2000年,Jonas Mekas把他手邊近40年來用陪伴他多年的Bolex隨手拍攝他身邊家人好友的底片剪成一部將近5個小時的影像詩篇《As I Was Moving Ahead Occasionally I Saw Brief Glimpses of Beauty》。家裡窗口的斜光﹑傢具的倒﹑桌台上的花草﹑嬉戲的小孩﹑懷孕的妻子﹑和友人相聚的笑容,沒有劇情,沒有情節,盡是尋常生活中微小的細節。每一個跳接的影像,每一個閃逝的搖動,卻都是Jonas Mekas生命歲月中的故事片段。

我也清楚的記得,那個下午,隨著影片放映出現的Jonas Mekas,依然帶著他招牌的那頂帽子,緩緩的回答台下觀影著的問題,臉上掛著睿智的微笑,眼神一如雜誌上的他總有一抹捉狎的幽默。雖然年已80,卻還是一付創作力勃勃的長者風範。
Jonas Mekas是詩人,是影像工作者,是影評人,同時也是實驗電影史上的重要人物,他1970年成立的Anthology Films Archives是位在紐約的藝術實驗電影大寶庫。
二次大戰時從家鄉立陶宛逃亡到美國的Jonas Mekas,參與了六○、七○年代紐約藝術圈最美好的時期。Jonas Mekas用16釐米的膠卷記錄他周遭朋友的創作、娛樂乃至生活片段,透過一個微笑詩人好友的眼睛,我們得已見到早已不在人世的藝術史上一個個大師的身影。

所以我們看見John Lennon 和Yoko Ono在哈德遜河上游船、看到Nam June Paik狂人執著般的一次又一次推倒鋼琴的行動、看到Stan Brakhage和妻子孩子在科羅拉多的家、看到Salvador Dali玩弄波紋圖像的手法、看到1966年Velvet Underground第一次的公開演出、看到Elia Kazan和朋友在Montauk小屋泳池盼的嬉戲、看到Andy Warhol的工作情景…….。總共40部Jonas Mekas隨手記錄他身邊好友的影片都可以在jonasmekas.com裡看到片段,也可以下載,同時也在Chealsea的Maya Stendhal Gallery展出。

而今年84歲的Jonas Mekas還有一個“365 Films“計畫,從2007年1月1號開始,他會在jonasmekas.com放上他一天一部3-7分鐘的影片,作為他每日的影像日記。同時Jonas Mekas也會請guest filmmaker拍攝短片放上這個網站,目前已經有Jim Jarmusch、Wim Wenders、Mike Leigh、Martin Scorsese和John Waters等人在名單上頭。

來看來聽
NPR All Things Considered podcast about "Short Films Coming Soon to an iPod Near You".
Jonas Mekas拍的John Lennon 31st birthday clip.
A curator talks through their Mekas exhibitio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