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麼因素成就了一個女人,或者我該定義的仔細一些—一個“老女人“的性格。

人說女人年逢25,生理時鐘便到達高峰,之後就年年慢慢走下坡。身邊一推女朋友不過也才年過25七八年,便紛紛被老公男友唸說越來越有“老女人“的氣質習性動作出現。“老女人“似乎成了人人嫌惡又避之為恐不及的名詞。

近日,分別被兩種不同特性的“老女人“纏身,煩惱不已。

一是刺蝟,一接近就豎起滿身的尖刺,霎時火藥味十足,商量!門兒都沒有,只有被扎的滿身傷,到頭來還自個兒內疚激起她的保護刺,像是不該害她動用她的最後一道防線。一是老虎,無端成為老虎飢餓時的獵物,被攻擊的體無完膚,最後只有自行舔舔傷口,悶不吭聲的縮到一角療傷去。

吊詭的是,為什麼中年男子會被人冠上灑脫睿智等形容詞,怪怪歐吉桑如妹尾河童,想想他吹毛求疵一探究竟的個性,也會有如此多的河童迷。而美麗聰明細膩如張愛玲,即使有絕美文字傳世,也不免遭來孤獨刻薄尖酸等批評。

哎,男人與女人,歐吉桑與歐巴桑,沒有定論的論述。我只能期許自己不要成為刺蝟也不要變成老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