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浪襲擊曼哈頓“,一定是這原因,我把一切的鳥事都算在熱浪的頭上。

城裡陷入了40度烈焰的烘烤,一切都變得慢速播放。路上的人慢慢的行走,深怕動的太大太快,馬上就被泉水般無止境從毛細孔湧出的汗水淹沒,路上的車也安靜似的慢慢的動著,平日囂張的救火車警車也銷聲匿跡。人在烤箱裡,什麼都恍惚了起來。

有人沒電沒水;有人電力不足但電器還是可以死撐,正常微波30秒在熱浪時分需要2分鐘,冷氣只能當電扇;無端放了半天假,為了省電;圖書館只開放一樓,其他樓層無空調,關閉;網路不穩,訊號燈正常閃爍,卻怎樣都連不上線,沒了網路突然覺得什麼都空了。

焦慮,焦慮。
緬因州太過舒服的日子真的是會讓人不知不覺的把一切外界的事物慢慢的一點一點削掉。兩個禮拜,才兩個禮拜而已啊,我才兩個禮拜沒有update資訊,我就與我摯愛的兩個音樂人交錯而過。Manu ChaoEdie Brickell啊!一個是在我一生一定要聽一次的名單中,一個是我年少青春著魔似永遠都聽不爛的歌,當我知道我跟他們交錯而過的一那,我的腦子裡只有嗡嗡嗡的大響,一片空白。

我到底還錯過了什麼?

焦慮,焦慮。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