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我這種凡事緩慢的人,能看到Animal Collective的現場,實稱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Animal Collective 2005的專輯Feels,從發行就成為家裡iTune裡佔住居高不下的播放排名。Animal Collective無章法無跡可循實驗性十足的吉他撥音、旋律、鼓點、音牆、人聲,宛如節慶嬉鬧的樂音,Sung Tungs的原始人聲到Feels的迷幻樂音,伴我行過許多"在路上“的時光,卻也不漏痕跡的融入我雙目所見的風景。正所謂深得我心。

關於Animal Collective,Pulp已說得太好太詳細。

那正是一場sold out show…
幸得友人填空不下的時間表,慷慨轉讓。

若Feels專輯聽來是場歡樂園遊會,那麼Animal Collective的現場能量等比數堆積,風雨欲來似的隨時即將爆發,絕對是場狂樂嘉年華。

打從他們開始準備,樂手剛剛步出舞台右側的小門,bowery ballroom擠滿了將近400人的場子,觀眾就開始報以掌聲歡呼。一開始,Animal Collective就祭出一首長達10分鐘的Daffy Duck,不多說,音牆從沒間斷,沒有對話,沒有交流,Loch Raven、Grass、Banchee Beat一首接一首,從無一刻頓音死寂。

舞台頂燈照著主唱Avey Tare的爆炸頭,讓他的臉老黑成一團,我看不清楚他的臉,只見他抱著吉他左右搖擺著身體,澎澎頭也是一徑的擺動;吉他手Deakin在舞台右側跳得激動;鼓手Panda Bear整場站著打鼓;而在舞台正中央的Geologist更是搖頭晃腦的頭戴小照明燈舞動調整各種聲音。

整個場子的情緒早被帶的老高。我們站在Bowery Ballroom的閣樓台上,看著下頭滿滿的人頭就是不停的狂跳。身邊一位皮膚蒼白頭髮墨黑的女孩,更是滿場不停伸展肢體,高聲歡呼;身邊另一個看似已經不再年輕的微禿男子更是忘我的跳上跳下;我完全可以感到腳下的震動,而此時早已呼吼聲四起,我從沒看過一個如此歡樂如此投入的場子。

他們唱了將近一個半小時,到了午夜12點,Avey Tare說了今天是Geologist的生日,接著一個插滿蠟燭的蛋糕從舞台右側出現,400人一起大合唱的Happy Birthday渲染力著實驚人。

雖然他們才唱畢一首僅有人聲鼓點的即興長歌,每個人都還氣喘吁吁,Avey Tare馬上說“if you like, we can sing couples more.."接著,他們又唱了三首歌。同行友人說得好,他們的現場“根本就是場運動會“。最後一曲The Purple Bottle,更是忘情的跟著樂音吼叫,大夥兒都瘋了。

那一夜,百鬼夜行,在曼哈頓中國城邊上的Delancy街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