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結實實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到那個在地球直徑另一頭赤道南邊上的島嶼
窗外的公雞叫了。在天還兀自濛濛灰成一片的時候
記憶中曾經擾人清夢的聲音全跑了出來。烏鴉、鳥、海浪、喇叭…..
這次是公雞。“嘓嘓嘓~“ 、“嘓嘓嘓〜“ 雞鳴從緊閉的門縫窗簷溜進來,不停的
又回到這個被跪地式公車的氣壓聲叫醒的地方。或許是床邊的鬧鐘
此地本幫人流傳著一個笑話。每每三人相聚定會提起的話題
何時才能脫離這個揮之不去的母題。莫非又是個魍魎

我想每天聽到公雞啼。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