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過年,回家過年。

在此地數年,除夕總是一個招集眾幫友人的一個日子。…..前年在他家,去年在你家,今年在我家,輪來流去。

JC總愛嚷嚷,“過什麼年,一點年味兒也沒“。怎會沒有年味兒?走一趟chinatown,從元旦過後,滿街都是咚得聾咚鎗的音樂強力放送,文具店整個掛成紅色的洞穴,路邊開始出現少見的鮮花小攤,平時買菜快狠準的主婦們,購物袋之外手上又多了一把銀柳或是劍蘭。那天在Grand St.街角看著一個勞工模樣的男子,在路邊買蒼枝離離的梅花,抱著跟他一般高上頭星星點點的一抹桃紅就這麼消失在chinatown車來人往的街頭,阿!這不是年味是什麼?

過年回家,算是一個心底的期待,越來越難實現。只是再過幾個小時因緣際會要回娘家了,果真名副其實的“大年初二回娘家“。

老外總是問著今年的中國年是什麼年。希望大家有個好狗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