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腦: 不帶不用帶也不想帶。

不帶電腦旅行實在輕鬆。

  • 電話: 有沒有訊號,不重要。

還真不重要。還是有訊號,不過只限於某些特定的角落,試圖傳了幾次不知會不會成功寄出的簡訊。

  • iPod: iPod mini, iPod Video, iPod 60G。打發夜晚的影片,負責load大量照片的60G。開車音樂周杰倫(別笑我,真的適合,不然你下次試試),五月天,Kings of Convenience Ratata…; 海灘閒躺音樂-Satie太憂傷,蕭邦適合夜晚,巴哈不錯,他的平均律可以融入任何場景; Pat Metheny充滿畫面的音樂應該是奇想,Stan Getz絕對適合南國晚風,在墨國聽Manu Chao或許感受更強烈,Gotan ProjectStereolabDire Straits….; 至於salsa,我想在餐廳就聽夠了。

我們還真帶了4部iPod上路。結果開車音樂甭聽了。還在興奮我們拿到一台超可愛的小車,忙著看地圖認路,看身邊陌生的風景,半小時後,在墨國的highway上發現了我們的可愛小車竟-然-沒-有-音-響!出發前才在一本雜誌上看到Anthony Bourdain他的行旅必備裡有一個隨身型可用電池的小攜帶式喇叭,他說當你在印度行車七小時司機大人一路都一直放著印度歌舞音樂就會知道這個東西的可貴。當時想我們應該是不需要這種東西,沒想到這東西真的可貴,當在路上3小時以上,你聽到的聲音只剩下風聲喇叭聲其他比你好的車子呼嘯而過的聲音還有打發時間的無聊人聲的時候,你再討厭周杰倫也會對周杰倫含滷蛋的聲音微笑。結果,這東西在小屋也是頗有用,因為小屋裡完全沒音響,要是想聽音樂還得兩人分別套上耳機各自享受大聲講話。
怪的是,我們完全沒聽到salsa。倒是一晚在餐廳裡竟然有個Blues band的live表演,blues跟南國晚風還頗搭。倒是幾乎每天都會在小餐廳裡聽到
Manu Chao,然後在朋友家又在她的iPod裡聽到,真沒想到Manu Chao在拉丁美洲如此的受歡迎,尤其是他的Bongo Bong,簡直成了我們吃早餐的主題音樂,每每它前奏的“梆~“一出來,我跟JC就開始偷笑。

  • 充電器: 幸好住的小屋一天有幾個小時的太陽能電力,不然怎能支撐iPod給的精神享受。

想得天真,小屋有電,但只供照明,沒有插頭,讓人傻眼,所以下次要帶一種可以轉上燈泡旁邊又多一個插座得東西,就有救了。

  • 相機: Fuji F610, Canon 20D, 85mm f1.8 lens, Canon underwater camera.

做了背包清單,underwater camera還是忘了。背了又重又大一管的那隻85mm鏡頭,沒想到第三天就不動了,不知是否是海邊太潮溼,回來又開始動了。

  • : 還在思考要帶哪些書。旅遊書一定要,其他的,一本讀來過癮百看不膩的?還是帶永遠都讀不完也看不懂的書去?讀不下去就看海吹海風發呆,正是消化家中未讀書存貨的好時機,那麼我挑魯西迪的魔鬼詩篇,順便抓進Leonard Cohen的美麗失敗者,應該很適合看海的日子,反正他也是在看海的放逐歲月中寫完這本書的。

我要說,美麗失敗者真是適合邊睡邊看,斷斷續續的看,心不在焉的看,奇妙的是完全可以接的下去。媽戚戚說得對,需要認真看得書還真不需要帶,我終究沒有完成魔鬼詩篇的大業。JC看張大春的春燈公子,邊吃Taco還眉飛色舞的跟我說裡面的故事,我現在記得裡面一個鬚鬚頭奇人的故事,想必是精彩。

  • 瑞士刀: 旅人必備。

幸運的這次不必用到。

  • 夾腳拖鞋: 沙灘不變定律。

鐵律。

  • 鮮黃converse: 伴我踏過多國的黃色converse,這次要去爬馬雅金字塔。

converse果真是經典,無法取代。

  • 比基尼: 兩套。以防熱帶濱海潮溼氣候。
  • T-shirt: 用處多多,不怕蹂躪。
  • 帽子頭巾: 據說頭上不帶東西,頭皮都會晒傷。
  • 防曬油: tons of sunscreen

以上皆是。

  • Fins and my aqua shoes: 既然自己有就別花錢租。

結果一次都沒用到。 

  • OFF!: 荒原之地,怪蟲甚多,和平相處,別上我身。

發現OFF!對墨蚊無效,噴了還是被咬滿腿包。一直到兩星期後,還三不五時癢起來。

  • Imodium: 聽前人告誡,在彼地只能喝礦泉水,只能吃餐廳裡準備的沙拉。為求快樂旅程,保濟丸和Imodium必備。

小屋老闆連連叮嚀,刷牙漱口別用水龍頭的水,要用一旁擺的礦泉水。朋友戲稱我們的台灣胃不是蓋的,每天吃各種超辣的salsa都沒事。 

  • Aspirin: 誰知道需不需要,有帶有波彼。

有帶有波彼。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