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被城裡每天每天不停吹著逼近零度的冷風搞得低迷,只想鎮日窩在家中像熊一般的冬眠。

偶然間,看到了法國野獸派畫家馬諦斯在尼斯居住期間寫下關於尼斯陽光的一段話‭ ‬,「就像是劇場裡的舞台腳燈一樣,從下面照射進來,那完全是一種欺騙,很荒唐,但十分有趣」。於是,‭ ‬Côte d’Azur,這個蔚藍海岸的法國名,舌尖唸著唸著成了心中的一抹甜蜜,成了我那年逃離冬日陰霾的寄託。

對於這趟旅程,我的動機很單純,只想置身在印象中蔚藍海岸被馬諦斯形容充滿魔力的陽光下、‭ 地中海湛藍的海水邊和法國南部的棕櫚樹蔭‭ ‬,找尋簡單的快樂。
但是,當我們坐著火車慢慢的從亞維農晃到尼斯,一路上雲也開始慢慢堆積,‭ ‬陽光被厚厚的雲層遮住,透出像光線經過遮光板一樣的散柔光,‭ ‬火車上隱約看到地中海的顏色竟是飽滿的墨藍色。

一踏出尼斯車站,雨點再也按難不住,毫不留情的打了下來,一身狼狽。顧不得法國計程車的高價,招了一台計程車直奔位在尼斯舊城的旅館。‭ ‬人們總是說,蔚藍海岸的天氣好,長長的蔚藍海岸線,大城小鎮林比,為何唯獨尼斯獨攬關愛眼光,尼斯自18世紀中期至今依然維持著全法國最佳渡假勝地的地位,‭ ‬三面環山,阻隔了北面從阿爾卑斯山脈吹下的冷風,‭ ‬一邊又擁抱地中海深深淺淺的藍和暖風,年均溫15℃,尼斯號稱全年有2,642個小時的陽光日照,超過300天以上的晴天。為何我們恰恰遇到了尼斯的傾盆大雨?

我貪婪的望著掛著雨滴的尼斯街景初遇,我們開過尼斯一棟棟上個世紀建造雕工精細色彩鮮豔的大宅,二○、三○年代裝飾藝術Art Deco風格幾何線條相互對稱的公寓,街道上已經看得出年歲的巨大棕櫚樹佔據路中央,半個人臉頂著一個方塊的尼斯現代美術館,開過一間間名品店,香奈兒、拉法葉百貨…,想著我該怎樣享受我的蔚藍海岸假期。到了尼斯舊城外,司機跟我們說他開不進去了,萬分抱歉的叫我們頂著大雨跑到還距離兩條街以外的旅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