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時候..10小時候..1000小時候….."
我像2046裡的周慕雲,呆坐在書桌前1000個小時之後,才寫出了一句可以發展出千萬種可能的開頭。
不,我不像周慕雲,他用筆爬格子;我用電腦鍵盤敲注音。
不,我也不像周慕雲,他寫他過往愛戀女人的痛;而我只是打我曾經記憶中的遊蕩。
總是這樣,一直一直,
我想這是一種病,從幼年時就已經種下的病因,每到死線來臨就會發病。
越是到非交不可的時候,腦子裡還想寫些其他的東西。

當寫字變成按字記酬的時後,就會變成可怕的魍魎,been haunted…..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