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的最後一個小時,在剛剛回到這個冷颼颼的城市,在回到被兩隻快被孤獨搞瘋的小貓身上的毛佔領的窩,在連忙清掃的例行儀式結束,在叫醒我睡了兩個禮拜的小灰,
然後…..
這裡就變成了怪異的單攔式。

終於,2006的開始開始了,圖為飛舞在time square的confetti。紐約就是有這種製造讓人覺得自己渺小的本事。


追:

怪了,
在這裡維持了一天的單攔式,在不斷的在各種項目更新又更新,
然後…..
這裡又變回美麗的兩欄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