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幾年前做了個piece,叫做the Process of Leaving “離開的過程“。
近幾年來,我們不斷的東奔西跑,從一個地方飛到另一個地方,又從一個城回到我們的城。
作為異鄉遊子,我們都有兩個以上的家,現在寄居的城是我們的家,長大的城也是個家,父母親在的城又是個稱為家的家,每一次的離開都同樣叫做回家。
每一次的旅行,一樣也是離開。
關於離開的過程,回家和旅行的情緒,孑然不同。
之於我,相同的是因為要離開而陷入的巨大焦慮。
我很清楚我的問題,我總是為了旅程,做了太多的準備,讀了太多的書,想要鉅細靡遺的了解我要踏上的土地,我會接觸的人群,而把自己搞得疲累不堪。
只是,家裡的兩隻小貓仔,卻是永遠都放不下,直到飛上了天空,心裡還是惦著,到了異國,嘴上還是唸著。
還有8小時,真的要上路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