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東西叫Lens Baby
只是,無聊如我,總是嘴上講到這個,就要哼起那個臉蛋酷得好像複製人的Vanilla Ice在1990末期的No. 1 hit "Ice ice baby, ice ice baby….",只是變成了"lens lens baby"
啊,離題了。
這東西好玩的緊。
拍照的時候好像在練指力跟手的穩定性,不小心就變得該清楚的地方不清楚,不想要他清楚的地方又偏偏對到焦。
拍出來的影像更好玩,好像酒精衝腦跟被蘑菇爬滿神經一樣的軟調夢幻迷濛淺焦。
雖說學生時代就有世代流傳一種土法煉鋼的克難方式,把濾鏡周圍塗上凡士林留下中間不塗,也會有類似的效果,注意只是“類似“,並不相同。不然在這後製post production萬能的世代,作作手腳也可以再搞出一樣的影像,可是,雖說我家有一個PRO,但這跟他的哲學卻是相衝突的。
這個“鏡頭小孩“的古早祖先是蛇腹相機,就是小時候在照相館裡頭攝影師伯伯躲在一塊大黑布下面調來調去的那種東西,也是小英的故事裡的那種相機。蛇腹是調焦距用的,總是調調調半天,測測測好久的距離,經過一連串的精密計算,才能由眼睛到腦袋瓜再到手指按下快門,拍一張照片。
不過這"鏡頭小孩"跟"蛇腹"的一大特性就是他們可以任意扭動,東西南北東北東南西北西南,隨便扭隨便對焦。一般鏡頭相機的被攝物跟底片之間一定是平行關係,而蛇腹卻可以讓被攝體跟底片有180度的自由。
這180度中間的可能,學問可大了,有趣,有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