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美數年從沒習慣老美的日光節約時間制。
雖說老美想出一個口號"春前秋後 Spring Forward, Fall Back"幫助記憶,在每年四月的第一個週末星期六午夜把時鐘撥快一個小時,又在十月的最後一個週末的星期六子時再把時鐘往後撥一小時,但總是在迷迷糊糊當中才發現,啊!原來時間改了。
那多出來的一小時,或是消失的一小時像一個黑洞藏著許多暗流,那憑空多出來或消失的一個小時,好像走進村上的世界末日冷酷異境的冰冷枯黃草原遇到羊男,羊男跟我說了一些話,似懂非懂,帶我做了一些事,似真似幻,然後被丟回原本的世界,什麼都沒發生,鐘還是繼續走著,我還是一樣呆著,貓還是一樣捲著。
話說日光節約時間Daylight Saving Time要節的不是日光,是燃料,美國也不是第一個實施的國家,第一個始作俑者的是德國,但是第一位提出這個節約辦法的是美國頂頂有名的富藍克林先生,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燃料吃緊,美國才想到這位前人的節約方法,利用多出來的日光節省燃料的需求。可是我想不通的是,實施之後,不就代表冬天黑夜提早來臨,家家戶戶點燈照明燒煤取暖,哪來節約之實呢?
電視台要怎麼排那不見的一個小時的節目;飛機起降的班表不是就大亂了;街頭上參加萬聖節party的狂歡奇形怪狀人,他們會不會到了一個party結果卻發現場子還是空的或是已然結束;會不會有人趁這一個小時跑去幹什麼勾當。
說穿了,這多出來或是消失的一個小時,多半是昏昏沈沈得睡掉了,什麼鬼都沒發生。
我討厭把時間撥來撥去的所謂"標準",因為這代表過不了多久,又到了每天下午四點就天黑排山倒海而來的巨大憂慮時空的來臨,原來,那一個小時是這麼的重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