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了記錄的雨,惹人心亂。
想著秋日的斜光,斜光下的山,山裡的繽紛,繽紛中的微風,還是冒雨拿車上了山。
其實也沒那麼臨時隨性。JC總說秋天是爬山的好季節,我不反對,整個夏天給了海洋,總該分點時間給山。早早訂好了房,發現住宿地難求,看來get away, get away, getaway, 城裡人還是想辦法逃開這個他們引以為豪的城市。只是碰到這無預警的大雨傾盆,來不及取消,咕咕噥噥的上路。
大雨模糊了視線,來到一座橋,竟然因為河水暴漲關閉,放眼望去,原本小溪的對面竟是汪洋一片,不見道路。
拿著屋主早上寄來的detour,往南再往西北,208號公路再轉44號公路,來到另外一座橋,大水漫過西邊的樹,幸好此橋還通,不然真不知道我們要怎麼到得了河另一邊的村落。轉進小路,隱約可見在房舍院落中冒雨吃草的鹿群,趕在天光消逝之前,來到了小屋。
早就打定主意不帶電腦,哈,這下連手機都沒了訊號,正合我意。
小房間一應俱全,小沙發小電視小浴室小廚房,原木搭建厚實實的loft bed,大大的窗戶外是private deck,成堆的書,成堆的錄影帶,真有回到家的舒適。屋主Puja,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婦人熱情的從冰箱裡拿出準備好的水果,晶亮的眼睛滔滔的講著鄉間居住的規則。
夜幕低垂,窗外灰茫茫的一片,剛剛看到的鹿不知要去哪裡躲雨,連蟲鳴鳥叫都不見聲音,JC說山上的安靜好像是一個吸音怪把所有的聲音都吸進肚子裡一樣的無聲無息,我倒覺得跟在海裡耳朵被海水包住感受到的巨大寂靜一模一樣。
早上一睜開眼就看到頭頂天窗外的一朵雲,藍天終於被我盼來了,空氣有滿滿的泥土和松樹的香味。
沿途盡是背著厚厚墊子為了Shawangunk mountain來的攀岩人,開上一個山中湖,大塊大塊的白色巨石從墨綠色的湖底長起,巨石的頂上盤據著一棟豪宅,走著走著,一塊木板寫著"PRIVATE, NO TRANSPASSING",是誰有這能耐在這國家公園內擁有一塊私人領地,把這一切壯麗山水納為己有。
多雨的一週讓山中的水聲隆隆,自成水道,隨處可見臨時小溪沒頭沒腦的流著。
爬到高處,紐約上州Catskill溫和起伏的山丘,連綿不絕一眼望不盡,這山,這水,這空氣,這美景,難怪Catskill是音樂人的樂土。我總算是見著了秋日的山景,黃葉飄飄,掙扎在轉紅之前的短暫時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