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異鄉,遠離親人,是不是讓情感變淡,變得只剩電話問候的例行公事?或是情感只是因為思念跟牽掛變得更加濃烈,濃得多出一廂情願的假想標準,到頭來只是失落和氣結?

對於父母,總是又愛又氣,忘了在哪裡讀過這樣的兩句話,竟然牢牢的記在心中,“是該怪他們把我們放得太遠,又希望把我們握在手中;還是該怪我們自己太過自私 又希望別人成全我們的自私?“套在我身上,前面的兩句應該是要倒過來的吧!總是想辦法要逃開他們濃烈的愛的人是我阿。
這個夏天,跟他們走了許多路,突然驚覺,他們不是以前的爸媽了,從小被爸爸訓練快步行走的我,已經在無意識中把他們落在身後,雖然偶爾回頭看看他們,五味雜陳的眼光,卻是不懂放慢我的腳步,像以前一樣拾起媽媽的手過馬路。
在Broadway悉來擾攘的斑馬線,站在媽媽的身後望著她的背影,竟不自覺紅了眼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