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禁想起那天在地鐵站裡竟然看到一隻鴿子,站在身旁的婦人失聲尖叫起來,她說她的眼角掃到以為是隻"大"老鼠,然後我們這不相干的三個人就睜眼盯著這隻鴿子在空盪盪的紐約地鐵站裡踱步,開始擔心的討論起這鴿子是怎麼跑到這裡,被困在這裡,又該怎麼逃出這裡….

後來,車子來了,我們三人還是跳上車,漠然的留下這鴿子焦急的在地鐵站裡踱步,沒能幫它逃出地下。
鴿子該是屬於廣場和天空的吧!
據說,一隻鴿子的壽命可以到20歲。只有25%生在紐約市的鴿子可以活到成年–也就是3個月到4個月大,但是在city裡一隻五歲的鴿子就算老了。
哎哎,看來鴿子跟我們一樣,要在大城市裡生存一樣大不易阿!
城市裡的鴿子死因,大多數就是交通意外,食物中毒,生病,或是因為飢餓。每天都有紐約客把受傷或是不動奄奄一息的鴿子送到動物醫院,但是不知道這些就醫的鴿子的下場又是如何。
打到這裡又想到以前在台灣夕陽餘暉的天空下,一大群一大群盤旋飛舞的賽鴿,紐約好像很少有人養鴿子,至少我不曾看過紐約的天空有成群的鴿子在天空旋繞,應該還是有吧,不然賈木許也不會拍個鬼狗Ghost Dog,講一個在Brooklyn貫徹日本武士道精神的溫柔殺手/養鴿人的故事。
可是被人養的賽鴿,命運也好不到哪裡去,這又是另一個血淚交織的故事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