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常想到"失語"和"失格"的關係。
很奇怪,我的舌頭好像有一個自動開關,因時因地因人,會自動的打開跟關閉。有時候講英文講得順得不得了,想講的單字,想表達的語氣,想陳述的事件,真的滔滔不絕,我自己都會被嚇到,這不是像許多人是在微醺或喝醉的狀態下才發生的情形,而是清醒的不得了的日常時刻。
不過,這樣的時刻是很少的。
大部分的時候,我講得斷斷續續,辭不達意,努力的在我嘴巴在動的同時,腦中快速的用我有限的辭彙重組我接下來想講的句子。常常我在用英文跟一群人聊天的時候,好像在迷宮中找空隙鑽,眼前真的會出現好像用3D做出的空間,有一個空隙我可以擠進去就變成是我說話的時刻。好累。所以,我選擇沈默,或許應該說我自動的選擇安靜,或者更白癡的在旁邊陪笑,每次我意識到我又在一群我插不上話的人當中傻笑的時候,就會氣自己氣的不得了。我把這歸咎於我懶惰的個性,懶得開口說英文,懶得跟人表達自己。
這又讓我想到,我是不是因為我對英文的"失語",而影響到我人格的"失格"。
所以我想,在我台灣人朋友的眼中跟外國人朋友眼中的我,性格應該是非常非常不同的。
哪一個才是真實的我,是說中文在台灣人中的我,還是說英文在外國人中的我。我想應該是說中文的我吧!又或者說中文跟說英文都是我,那我是有雙重性格嗎?我常常在兩個我當中掙扎。
最近常聽一個podcast,Z100 zoo phone taps,Z100是紐約一個電台,phone taps是其中一個節目Z100 morning zoo裡的一個小單元,由聽眾打電話進去提供一個朋友跟情境,再由電台主持人打電話惡作劇這個人,惡作劇從開寵物的玩笑,到信用卡被刷爆,到婚禮出問題,內容千奇百怪。被惡搞的人在狀況內通常火冒三丈,破口大罵,F字不斷,各種各樣罵人的辭彙用句傾巢而出,我發現大部分跟下半身還有某種動物有關。JC聽得趣味盎然,他說聽這個可以學怎樣罵人。
我這才想到,JC的"失語",是喪失他如何向又愚笨又擺爛的學生表達他憤怒和不耐情緒的語言,那麼他的學生是不是知道他們眼中沒有脾氣的好好老師其實是個火爆小子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