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 Day of summer, 不知道為什麼英文要把很熱很熱的夏天稱為Dog Day狗日,據說是和每年天狼星Dog Star在七月和八月會比太陽晚升起又比太陽提早落下有關。當然這又讓我想到Al Pacino1975年的電影Dog Day Afternoon中文極貼切又好聽的譯名"熱天午後"。
總覺得不管英文Dog Day或是中文"狗日"從嘴裡說出來都有那麼一點爽快的感覺,那天閒來無事孤狗了一下竟然發現,"狗日的"在彼岸長久以來就是種"文罵"。

不過我這裡的"狗日"單純指的是熱,打到這裡又有種感覺,要是拿彼岸的用法來形容我對紐約這個夏天的心情又是非常正確。
今年的紐約夏天悶熱異常,我不記得過去七年來有哪個夏天像今年一樣,對冷氣的依賴是這樣的高。總是覺得紐約夏天舒服,雖稱不上涼爽,但也不至於變成像今年一樣,走到戶外好像踏進烤箱一樣的感覺,走一點路就流了一缸子的汗,家裡的美國爛冷氣只會疲倦的吼叫,一點也不"冷",汗依然直流。
八月的天空特別擁擠吧,以我小小的人際全球鳥瞰圖來說,大家都動了起來,台灣到西岸,台灣到東岸,西岸到東岸,德州到紐約,紐約回台灣,法國到義大利,南太平洋到紐約到以色列,紐約到北京,紐約到首爾….。
小記昨天送走的威哥夫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