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C heat.png

是今年紐約夏天特別熱嗎?還是我越來越不耐熱?
電腦上的氣溫顯示現在外頭氣溫華氏95度,小小logo竟然是少見的大大太陽外加熱烘烘的水氣,氣象報告說高溫加上溼度,feel like 105˚F,天阿,那是攝氏40度。

怪的是,越熱越想吃辣。

果真印證了組成“吸哈吸哈探索團“超行動派嗜辣如命作家椎明誠在“辣得好吃!“一書中的論調,椎明誠這位中年歐吉桑為了探尋極致辣味,廣招同為辣椒同號的一票中年歐吉桑踏上紅色食物之國–韓國辣得痛快。看著豪情性格的椎明誠生動輕快筆調下的韓國紅色食物文化,真是恨不得直奔32 St.韓國城吃他一碗韓國冷麵,刺激一下被他那痛快淋離的辣味旅行記搞得想要吸哈吸哈一下的味蕾。

我以前並不是這麼嗜辣的人。
小時候媽媽煮飯從來不放辣椒,家裡沒有一道會辣的菜,可憐在當時唯一愛吃辣的爸爸,總是一罐辣椒醬在旁邊自行調味。

開始吃辣,是來紐約之後的事,那時後常常煮飯的韓國室友Ji-Sun,餐餐皆辣,竟然就這樣愛上辣味,現在和JC兩人更是嗜辣如命。

前幾個星期朋友向我們推薦老干媽的辣椒醬,說是大陸同學強力推薦,上禮拜晃到香港超市恰巧看到,買了一瓶“香脆辣“,果真又辣又麻又甘又香又脆,好有層次的辣味,套句椎明誠慣用的讚美語“辣但是好吃,好吃但是辣“。硬是把家裡辣味排行榜蟬聯第一許久的寧記辣椒醬給擠到第二,短短四天,這瓶老干媽已經一半空了。

真不知是天氣熱還是真嗜辣還是老干媽太好吃。

Advertisements